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8集 启战玉京 第13回晴天霹雳】

【龙魂侠影:第8集 启战玉京 第13回晴天霹雳】





  距离婚礼还有两天,龙府上下都在忙碌着,这时已经有不少人上门送礼了

都是珠宝玉器,真金白银地送来,简直就像是路边大白菜般。
  龙辉将厚厚的礼单丢在桌上,叹道:「还没成亲就开始这么多贺礼,看得我
都头晕了!」
  秦素雅笑道:「龙郎,这些只是叫做‘首贺’,等到婚礼那天还会有‘正礼
’,成婚后三天内还有‘后品’。」
  龙辉倒抽一口冷气,说道:「成亲居然还能收钱,那些大官岂不是天天娶老
婆,天天有钱收?」
  秦素雅嗤笑道:「世上哪有这种好事,你若不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谁会这么
热衷给你送礼啊,一般的人最多只是收个正礼而已。」
  「老爷,晋王殿下贺礼到。」
  千环从外边走了进来,脆生生地说道。
  龙辉微微一愣,当日楚婉冰就说过晋王准备向自己示好,想不到这么快就来
了。
  秦素雅也是身为吃惊,因为到目前为止晋王是第一个皇族成员给龙辉送礼的
,想到这里她凑到龙辉耳边说道:「龙郎,按照礼仪皇室中人最多只是送个正礼
便可,没有必要来首贺的,我看十有八九是跟他们四王之间的争斗有关,等会你
千万要小心应对,莫要答应他们什么事情。」
  龙辉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心,这时外边走来一名长衫蓝袍的中年男子,身材甚
是修长,相貌清奇,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只见他向龙辉行礼道:「在下侯翔宇,
特代表晋王恭贺龙大人大婚。」
  说罢示意家仆将贺礼抬了上来,并递过礼单说道:「区区薄礼,还望大人笑
纳。」
  龙辉笑吟吟地接过礼单,示意下人看茶,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侯先生请用
茶。」
  侯翔宇在客座坐下后,接过仆人的茶盏,象征性地喝了一口,龙辉道:「晋
王爷好意龙某甚是感激,还望侯先生代为转达在下的感激之情。」
  侯翔宇笑道:「大人客气了,我家王爷对大人之勇武极为敬佩,只是一直无
缘相见,正好借着大人喜庆之际厚颜相见。」
  龙辉拱手回道:「王爷太客气了……」
  正想说些什么,千环又进来说道:「老爷,齐王殿下的贺礼到。」
  龙辉和秦素雅顿时一愣,而侯翔宇一点都不意外,似乎他早就知道了一般。
  一命消瘦的男子进来后,双手抱拳说道:「恭贺龙大人,小人赫敏,谨代表
齐王殿下恭贺龙大人大喜。」
  说罢也递过了礼单,这人也是皇子门下,龙辉不能失了礼数,也请他坐下喝
茶。
  赫敏望了一眼侯翔宇笑道:「原来是侯老师啊,赫敏失敬了。」
  侯翔宇说道:「赫首席,侯某失礼了。」
  说话时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擦出了不少火花,使得四周气氛竟有几分阴沉,龙
辉与秦素雅对视了一眼,不禁无奈苦笑,这四王夺嫡弄得他们手下的人都如此仇
视,其剧烈程度可见一斑。
  两人只是坐了片刻便离去,这一天来,龙辉不断地收到贺礼,每一次都说着
同样的场面话,一直忙到傍晚,送礼的人才渐渐少了下来,秦素雅拿着礼单有条
不紊地记录着,龙辉奇怪地问道:「素雅,你这是做什么?」
  秦素雅嫣然笑道:「这叫人情帐,龙郎你得好好记着这些送礼的人,正所谓
有来有往,人家这次送了贺礼,你以后便得找机会还一份心意。」
  龙辉不免一阵头疼,想不到成个亲都这么复杂,想起当初跟冰儿拜堂的时候
就是向岳父岳母磕个头,喝个交杯酒。
  千环有些无力地走了进来,带着几分不耐的语气道:「老爷,一品浩命成夫
人贺礼到。」
  龙辉与秦素雅不由得立即强打精神,起身相迎。
  只见一名风姿卓越的美妇人聘婷而入,粉色的云烟衫绣着秀雅的兰花,逶迤
拖地黄色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其云髻峨峨,戴着一支镂空兰花珠钗,眉似远山
,玉唇点绛,芙蓉娇靥,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龙辉急忙行礼道:「学生见过夫人。」
  秦素雅也款款拜倒,轻启朱唇道:「妾身见过夫人。」
  穆馨儿展颜而笑,但且带着几分勉强和无奈,温婉而道:「龙辉,素雅不必
客气,妾身还得恭贺两位喜结良缘。」
  龙辉立即命人看茶,穆馨儿轻轻坐下,双腿并拢,薄薄的裙布依稀能见其柔
软的玉腿线条,腿心中微微凹陷,似现一抹丰腴三角,但她一双素色腻手则优雅
地置于大腿上,挡住了那隐现的旖旎春色,她圆细的腴腰坐得十分笔直,胸襟被
衣裳下的雪峰衬得十分饱满,领口处露着纤细的锁骨,那雪白的粉颈就像是羊脂
玉瓶般修长柔美。
  穆馨儿秋眸盈盈望着龙辉,似乎欲言又止,过了片刻才挤出一丝笑容道:「
龙辉,想不到你也成家立业了,凌云也没你这般快。」
  龙辉笑道:「高师兄只是眼界太高,没看上人家姑娘。」
  穆馨儿笑道:「不是每人都有你这般好福气,能娶到素雅这般的姑娘。」
  秦素雅俏脸微红,轻轻垂下臻首,带着几分羞涩。
  龙辉笑道:「当年若不是院长举行七夕诗词大会,学生还没有那个福分认识
素雅呢。」
  想起当年的七夕诗词会,龙辉可是回味无穷,一举偷得楚婉冰和秦素雅的芳
心。
  穆馨儿似乎也想起当年的旧事,玉容浮起几分欣慰之色,有感而发,带着几
分玩笑道:「当年你和黄欢可是我们书院的头疼人物,如今你却成了国之栋梁,
真是世事多变。」
  说完这句话后,穆馨儿脸色顿时一沉,仿佛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急忙缄口不
言。
  龙辉笑道:「阿黄那死胖子,每次想做坏事却又没那个胆,次次都拉着我去
,但出事了他就是跑的最快的,有一回他跟我去偷那本被夫子没收的画册,谁知
被人发现后,他竟跑得比我还快,跑起路来真的就像个圆鼓鼓的皮球。」
  穆馨儿微微叹道:「是啊,当年的日子实在是无忧无虑。」
  龙辉略带几分悲伤地道:「阿黄当年被我连累,被发配边疆充军……」
  穆馨儿皱了皱眉头,贝齿咬住朱唇,十根玉指紧紧抓住裙子,指节有几分发
白,只见龙辉展颜笑道:「不过一切都过去了,我已经托人寻找他的消息了,只
要找到他在那里充军,我立马去将他接回来。」
  穆馨儿叹道:「我曾托兵部的朋友打听过这件事,黄欢是在西域服役。」
  龙辉点头道:「对啊,我原本以为他是在铁壁关服役,谁知我到了铁壁关后
,他又被调往西域驻军。」
  穆馨儿道:「他到了西域后,正巧碰上大恒讨伐阿萨奴国,他被编入了步兵
队。」
  「什么!」
  龙辉不由一惊,急忙问道,「那阿黄有没有事?」
  穆馨儿说道:「他没事,他还因为作战勇猛被提升为百兵长,编入了虎豹营
。」
  龙辉松了口气,他也听说过虎豹营,这个堪称西域驻军的最精锐部队,黄欢
在里边也不必担忧生活问题,虎豹营的士兵的吃住比一般的百姓人家还要好,而
且这死胖子作为百兵长也不会被人欺负。
  龙辉苦笑道:「我在铁壁关这么多年都没有他的消息,真是惭愧啊。」
  穆馨儿道:「铁壁关与西域是相隔千里,一般情况下双方都是互不知道的。

  龙辉想想也对,神州东南西北四面的边疆皆有大军把手,这些大军都是相互
独立的,当遇到需要配合作战时,都是由兵部统一调度。
  杨烨虽然身为天下兵马大元帅,但他也只是负责大恒最强的军队而已,对于
西域守军的详细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而且黄欢只是一个小小的百兵长,龙辉查
不到他的消息也是正常的。
  唯有兵部才能统合天下兵马的信息,穆馨儿身在帝都所能了解的消息自然在
龙辉之上。
  「夫人你知道阿黄具体在那个营地吗,我想写封信给他。」
  龙辉欣喜地道,「如今我不能离开玉京,他也不能离开西域,只有写信了。
过些日子我试着走动走动,把他调回玉京来,到时候咱们兄弟两便可以见面了!

  穆馨儿垂下眼帘,深深抽了口气,咬唇说道:「龙辉,我……我有事要跟你
说。」
  看着穆馨儿这异样的表情,龙辉心中泛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点头道:「夫
人请说,学生听着呢。」
  穆馨儿抬起臻首,眼眸中已是布满了泪水,颤声道:「我昨夜刚接到兵部传
出的消息……虎豹营第三步兵团在两个月前的战役中全体……殉国!」
  龙辉心头狂跳,猛地站起身来问道:「阿黄是在那个编队?」
  穆馨儿捂唇泣声道:「就是……第三步兵团……」
  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龙辉咕咚一下瘫坐在椅子上,两眼无神地看着远
方,两行泪水不由得流了下来。
  穆馨儿掏出丝绢擦着眼泪,呜咽地道:「我本想等你成亲后再告诉你……可
是……可是……」
  说到最后她也说不出话来,泣声告了一声抱歉,捂着脸快步走出了龙府,登
上马车离去。
  秦素雅看着瘫坐在椅子上的龙辉,泪水不禁模糊了双眼,想说些什么,却又
觉得嗓子被堵住了一般。
  「素雅,我回房去睡一觉,我不吃晚饭了!」
  龙辉站了起来,说了一句后,便摇摇晃晃地走了回去。
  云香园的暗格内,几名绝色女子正在一起商议着什么。
  楚婉冰皱眉说道:「螣姨,这弑神枪虽然威力无穷,但也绝不会是完美的,
一定有什么缺陷。」
  螣姬道:「我族也曾经制作过类似的火枪,这种火器对铁质的要求十分高,
要炼制枪管必须将玄铁金矿和天罡石这两种材料加进去,否则很容易受热爆炸,
但这两种矿石都十分罕见,而且打造枪管的程序十分复杂,所以孔教主所言并非
没有道理。」
  楚婉冰点点头道:「没错,所以我估计皇帝不仅仅是依靠这种火器,他一定
还有别的后招。」
  说罢摊开一张皇宫的地图,指着一个位置道:「这里便是御林军的校场,恰
好是四阴六阳之位。」
  明雪皱眉道:「阵法?」
  她一向惜字如金,能说两个字绝不说三个词,但每次都是说出重点。
  楚婉冰点头道:「嗯,就如同明姨所说那般,我怀疑皇帝会在皇宫内布置阵
法,以此剿杀我们。」
  布置阵法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材料准备,准备得越是充分,阵法的威力也就
越大,而且越是精妙严密的阵法,其要准备的东西也就越多。
  阵法本是将天地真元纳入其中,形成一个小天地,但这个小天地却又能跟大
天地联系沟通,所以阵法一成,入阵之人就相当与天争,同地斗,不懂得破解之
法唯有活生生地耗死在其中。
  当年三教圣贤布下一个天罗大阵便将妖族牢牢困在傀山千百年;妖族制作了
一个噬魂妖云的活阵,几乎灭掉铁壁关;儒门的四维镇邪阵便可挡住炼神浮屠的
炮击;楚婉冰一个十妖锁仙图便让龙辉动弹不得,这阵法的威力可见一斑。
  「皇宫是皇帝老儿的地盘,他有是时间和材料布阵。」
  楚婉冰皱眉道,「他完全能够设置一个惊世骇俗的阵法,将我们全部困杀在
其中。」
  不同的阵法有不同的功效,有的是注重防御,有的是用于围困封印,有的是
用来限制入阵人的力量,有的便是用来攻击,也有扰乱人的心神……但无论是什
么阵法,都会有一个阵眼,只要阵眼被破阵法也就不能维持,便是强如天罗大阵
,阵眼一破也得完蛋。
  螣姬看着皇宫的地图,甚是疑惑说道:「阵法也得需要地形配合,我看这皇
宫的地形并没有极元位,很难布出什么厉害的阵法。」
  所谓极元位便是能够收拢天地元气的地形,收拢的天地元气越大,那阵法也
就越强,阵眼也随之越坚固。
  楚婉冰道:「没有极元位,也可以造出极元之器,就像当年噬魂妖云的副阵
眼一样,用物体来代替。」
  螣姬说道:「依少主估计,皇帝会用什么类型的阵法呢?」
  楚婉冰道:「攻击型的阵法他不太可能用,应为这毕竟是皇宫,一旦发动这
种攻击阵法,便是引天地之威不断轰击对手,到时候别说是人了,就算是皇宫也
得变成废墟。所以我推断,他应该会布置限制功体或者是扰乱心神的阵法。」
  螣姬点头道:「一旦我们陷入阵法之中,那我们就得任由皇宫的大内高手鱼
肉了。」
  楚婉冰道:「要想不受阵法影响,就必须知道阵法的运行轨迹,这样才能避
开阵法的种种伤害,但皇甫武吉绝不会讲阵法的运行法门告诉其他人,否则的话
很容易被人探查出来,到时候入阵的人都不受影响。」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玉无痕道:「照婉冰这么说来,皇甫武吉是要先将限制
入阵人的功体,然后在排出一队手持弑神枪的精锐将所有人都打死。」
  玉无痕这么一说,螣姬和明雪顿时清楚了。
  弑神枪虽然威力庞大,但入场比武的人都是正邪两道的精英,要想将其歼灭
难度十分大,所以就先将众人的功体压制到最低,或者是扰乱众人的心神,再用
弑神枪在远处射杀。
  螣姬不由冷笑道:「好一个狠毒的狗皇帝,做事还真是小心谨慎。」
  楚婉冰叹道:「如果我们都被阵法困住的话,那就真的任由狗皇帝鱼肉了。

  螣姬道:「我想魔煞两族和三教都不会袖手旁观,他们肯定也想到了皇帝会
使用阵法这一招。」
  楚婉冰说道:「没错,我刚刚接到魔煞两族的密函,他们都已经猜到了皇帝
的意图,决定要联手提前毁掉阵眼,我想三教到时候也会动手,他们是绝不会让
皇帝得逞的。」
  螣姬笑道:「三教三族自古争斗,想不到也有目标一致的时候。」
  楚婉冰叹道:「有了共同的危机便会联手,但危机过后,又是相互厮杀,到
了那天我们既要防着皇帝,又得提防其他人。」
  这时,玉无痕仔细看了一眼地图,叹道:「这个校场处于四阴六阳之位,应
该会有相应的阴阳位与之对应,凑齐四六之数,我若没看错的话,这种阵法共有
四个阵眼,以及六个极元位,或者是极元器,这四个阵眼即相互联系又相互独立
,只要还有一个就能继续催动阵法,所以一定要同时毁掉四个阵眼,但每一个阵
眼都有三个极元加持,所以毁掉阵眼又得先破极元。」
  玉无痕修炼神之卷,其对阵、法皆有很深的造诣,堪称盘龙圣脉第一人,便
是妖族中也没几个能与她较量阵法的,楚婉冰心知她的厉害,闻言后脸色甚是凝
重叹道:「也就说我们得毁掉二十四个障碍,但这些东西都深藏在皇宫之内,皇
宫的屋子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要找出来不容易啊。」
  突然玉无痕柳眉一扬,说道:「婉冰,龙主出事了!」
  楚婉冰微微一愣,惊道:「无恒你说什么?」
  玉无痕叹道:「刚才是师姐告诉我的,她说龙主情况十分不妙。」
  她与林碧柔曾以紫气回天相互借命,两人是一命两体,同生共死,所以在一
定的范围内是可以心意相通的,她刚才接到林碧柔的传讯后,立即告诉了楚婉冰

  楚婉冰忧心丈夫,与玉无痕马不停蹄地赶到龙府,她们躲在暗处远远观望,
只见秦素雅拍着房门泣声道:「龙郎,你别吓我……你快出来啊!」
  她身边有一个婢女,长相并不出众,但体态丰美婀娜,明显就是易容后在龙
府暗中保护秦素雅的林碧柔。
  林碧柔说道:「夫人……你别担心了,老爷一会就会出来的。」
  秦素雅哭道:「他……他刚才听到好朋友的噩耗,就把自己关在了里面,无
论我怎么叫门他都不应,我怕他会做傻事啊!」
  她抹了抹眼泪,叫来千环,说道:「千环,你快找几个人来把门撞开。」
  千环应了一声是,马上找来几个身强体壮的家丁,朝屋门撞去,谁知刚触到
屋门就被一股力量给震开了。
  林碧柔不由一愣,原来是龙辉将真气布在屋门上,常人根本就撞不开,她很
想出手帮忙,但又怕惹怒龙辉,倏然脑海里想起一个声音:「师姐,究竟是怎么
回事?」
  林碧柔知道是玉无痕与她的心灵感应,于是将事情原委告诉了她,又在心中
传音道:「师妹,现在龙主把自己关在里面,你快找冰儿来,也只有她才能劝住
龙主了。」
  玉无痕道:「婉冰已经来了,师姐你先把素雅夫人支开,婉冰便进去。」
  林碧柔闻言朝着秦素雅低声说了几句,劝了半天,秦素雅才含泪地离去,林
碧柔也陪着她下去了。
  看着所有人都离去后,楚婉冰幽幽一叹,说道:「无痕,劳烦你替我在外边
把风了,我进去瞧瞧。」
  玉无痕点头道:「婉冰,你放心进去吧,外边还有我呢。」
  楚婉冰伸出玉手在屋门上试着推了一下,只觉得一股绵长韧劲传来,震得手
心有几分发麻,当即运起远古大力,娇叱一声,猛地将门闩震碎,破门而入。
  只见屋里漆黑一片,一道身影正无力地躺在床上,她鼻子不禁涌上一股酸气
,走到床沿坐下,轻怜地抚摸着那失身的面容,但却没有说话,静静地坐着,忽
然指尖沾上了几滴水珠,有种涩涩的感觉。
  楚婉冰心口一阵刺痛,眼前不由模糊起来,咬唇轻声叫了一声:「小贼……

  龙辉浑身一震,扑到她怀里痛哭起来:「是我……是我害了阿黄……是我…
…都是我的错!」
  楚婉冰舒展玉臂将他紧紧抱住,俏眸含泪,紧咬朱唇,玉手轻轻抚摸着他的
头发,就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任由夫婿的泪水将她胸襟衣裳染湿。
  就这样两人紧紧地拥抱着,龙辉不断地怒骂自己,楚婉冰偶尔会接上一两句
,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一言不发,陪着他哭。
  「冰儿你知道吗……阿黄当年为了去妓院就骗他奶奶,逼他老爹给钱……」
  龙辉泣不成声地道,「当年我们的老爹都不给我们一份零花钱……阿黄就出
了个主意,偷家里的东西去典当……后来我们老爹花了一大笔钱才将东西赎回来
……我们还想一起去偷看成夫人洗澡……但被院长家的狼狗吓走了……」
  楚婉冰嗯了几声,双手越发用力将龙辉抱在怀里,只听龙辉继续说道:「没
了……什么都没了!我爹没了……阿黄的奶奶和黄叔叔也没了,现在就连阿黄也
没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两行情泪顺着滑腻的脸颊流了下来,楚婉冰嗓子一片呜咽,声音沙哑低沉地
道:「小贼,你有冰儿,还有素雅,还有小羽儿,蝶姐姐,碧柔,无痕,柳儿…
…还有魏丫头……」
  皇宫深处,皇甫武吉正一个人站在御花园的水上楼阁内,静静地望着深邃的
夜空,身边没有宫娥、太监,方圆三里内是了无一人。
  倏然,一阵微风吹起,皇甫武吉眉头一皱,头也不回,翻手便是一掌,一道
雄厚的掌力扑向身后之人。
  那人面对金色气劲,毫不所动,冷哼一声,一道白色火焰投体而出,嗖地一
下击散了金光,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皇上,想不到你竟然修成了大罗金阙三十
三重天的境界。」
  皇甫武吉呵呵一笑,一个箭步踏了上去,五指微张,只见一片金光乍现,以
他手掌为中心,四周的空气仿佛被抽干一般,远远看去他的手掌就像是金龙五爪
,锐利无比。
  「好一招玄空大气!」
  那人沙哑地一笑,一指点出,掀起带着炽热的白芒,他这一指名为「炽火摧
形指」,招式迅速飘渺,专攻人的胸口上彧中、神藏、灵虚、神封四个穴位,灼
热的炎气直接摧毁人的经脉脏腑。
  碰的一声,两人同时后侧三步,皇甫武吉笑道:「多年不见,你也进步如此
神速,恐怕当今世上已经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了。」
  那人说道:「皇上过奖了,愚蒙虽略有成就,但也不敢自诩天下无敌。」
  皇甫武吉笑道:「你也会有这般谦虚?」
  「武道一途,乃是逆水行舟,永无止境,自诩无敌者实则乃观天之蛙,愚不
可及!」
  那人淡淡地道。
  皇甫武吉对此人的放肆并无怒气,笑道:「十多年前,你的武功便可以排在
天下前十,如今十年也过去了,你应该称得上天下第一了吧。」
  「天下第一,在下愧不敢当。」
  那人淡淡地道,「如今三族横空出世,武林已经是一片混乱,要想知道谁强
谁弱,唯有动手比较。但若真要推一个天下第一出来,也唯有一人配此殊荣。」
  皇甫武吉眉头一皱,问道:「何人?」
  那人淡淡地道:「剑圣楚无缺!」
  皇甫武吉嗯了一声道:「你潜伏在三教多年,糅合了诸家绝学,莫非你也打
不过他?」
  那人摇头道:「几个月前楚无缺一人单挑三教教主,还打残了两个,我自问
没他那个本事。正面交锋,我与他们任意一个,也只是五五胜负之数。」
  皇甫武吉眯着眼笑道:「他们是教主,你也是教主,你为何这般妄自菲薄。

  那人淡然说道:「我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皇甫武吉问道:「楚无缺为何跟三教动手?」
  那人摇头道:「原因我也不知道,那三个老狐狸将消息全面封锁了,我也不
知道。」
  皇甫武吉一摆手道:「朕也不想知道这些江湖草莽的事情,你可知道朕今日
让你来的原因?」
  那人轻笑道:「莫非是正邪传人的比武?皇上你真想趁这个机会将正邪两道
的精英尽数歼灭吗?」
  皇甫武吉哼道:「侠以武犯忌,这些武林人士仗着一身绝技,高来低去,从
来不将朝廷放在眼里。」
  那人笑道:「皇上此言差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少武林门派和世家不都
是为皇上效命吗?就连三教不少的宗派也是皇上的棋子。」
  皇甫武吉冷笑道:「这些什么门派和世家根本就是墙头草,武林最顶端的门
派根本就不听从朕的调遣。」
  「学海儒门,正一天道,雷音禅寺,这三个乃是三教总坛所在,可不好调遣
啊。」
  那人悠悠而道,「还有一个天剑谷,也是硬骨头。」
  皇甫武吉说道:「闲话少提,朕要你在传人武斗会时出手。」
  「嗯?」
  那人笑道,「皇上你不是说笑吧,你可知道我胆子小得很,连光都不敢见。

  皇甫武吉冷笑:「确实挺小的,每次你与朕见面都是不同的面孔,朕还未曾
一睹阁下之真容呢。」
  那人笑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自古以来飞鸟尽良弓藏的例子比比皆是,而
且在下的名声也不是很好,为了防止皇上卸磨杀驴,唯有如此了。」
  皇甫武吉白眉一挑,冷笑道:「你胆子可不小啊,敢跟朕说这样的话。」
  那人嘿嘿道:「皇上见谅,在下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直肠子藏不住东西。

  皇甫武吉暗笑道:「你若是直肠子,世上就没有奸诈之人了。」
  「皇上,当年在下替你从学海儒门盗取弑神枪的图纸,当时你可是说要赐给
在下一百支弑神枪的,如今在下只拿到了二十支。」
  那人冷漠地道,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他敢跟皇甫武吉讨价还价了。
  皇甫武吉冷冷笑道:「哦,教主阁下似乎对朕颇有微词,那今天便将心中的
话一并说出来吧。」
  那人嘿嘿一笑,说了声遵旨,便继续说道:「皇上十五年前在下助你对付对
白、宫两家,你便说过要赐给在下千里之地。」
  皇甫武吉怒焰上眼,手掌一拍,柱子上顿时多了一个焦黑的掌印,恨声道:
「朕要你对付白、宫两家,不是让你们陷害白淑妃,更不是要害死朕的公主!」
  那人冷笑道:「这是最简单直接的方法,时效短,收益大,皇上何乐而不为
呢?」
  皇甫武吉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但很快有压制住了,淡然道:「好了,朕还有
一事要问你,当初你们要刺杀崔煊毅,为何魔界的人会介入?」
  那人耸耸肩道:「前些日子,魔尊曾与在下商讨联盟之事,当时魔尊为了表
示合作诚意,便助在下一臂之力,魔尊本意是派五魔原子出手的,谁料到那个疯
和尚居然插手进来。」
  皇甫武吉哼道:「那疯和尚曾经也妄想行刺朕,他究竟是何来头?」
  「不晓得,此人做事颠三倒四,就连魔尊也对他没办法。」
  那人淡然说道,「皇上,今夜召在下前来,究竟所谓何事?」
  皇甫武吉说道:「朕要你办两件事。四天后的传人大战,朕准备布下‘二十
四鸿蒙天罡阵’,三教三族一定会派人潜进皇宫破坏阵眼,朕要你守护其中一个
阵眼。」
  那人笑了笑道:「然后皇上在发动大阵,派遣御林军手持弑神枪将正邪两道
的精锐尽数剿杀,对吗?」
  皇甫武吉不知否可地笑了笑,说道:「第二,替朕找个机会杀掉孔岫。」
  那人笑道:「哦,为何要杀孔岫?」
  皇甫武吉嘿道:「侠以武犯忌,儒以文乱纲,孔岫岂能多留。」
  那人拍手笑道:「高,皇上实在是高。正所谓防民之口胜于防川,儒门子弟
遍布尘世,掌控着天下之言论,其威慑力远在避世的佛道两门之上,孔岫一死,
儒门便是皇上的囊中之物,到时候皇上便可以废除那所谓的‘君权民授’,名正
言顺地总掌大权。」
  皇甫武吉冷笑道:「教主看得可真是透彻。」
  那人笑道:「可是皇上一旦总掌大权,那在下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皇甫武吉哼道:「朕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办到的,半年之后大恒水师便会远征
赢桑国,到时候便将此地赐予你吧。」
  那人摇头道:「赢桑国地域狭小,四面环海,天灾不断,而且国民蠢笨如猪
,贪婪成性,皆是矮小侏儒,要之何用?」
  皇甫武吉眯眼道:「那教主想要何地?」
  「西域月娥国!」
  皇甫武吉眉头一抖,这西域月娥国,物产丰富,而且地势险峻,易守难攻,
朝廷以三十万大军轮番攻击,花了整整三年时间,才在上个月将其打下。
  「胃口倒不小啊!」
  皇甫武吉哼道,「你可知朕最憎恨贪得无厌之辈。」
  那人笑道:「皇上,只要三族三教一灭,您便是天下共主,区区一个月娥国
算什么,在下也只是狭缝中求生罢了。」
  「朕允你!」

五月情色影院小说 五月情色网站 五月情色综合 中国人体艺术 日本人体艺术 欧美人体艺术
上一篇:【小龙女的淫虐地狱】 第八章 下一篇:【龙魂侠影:第10集 忘川厉煞 第2回操魂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