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7回妖魔暗斗】

【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7回妖魔暗斗】




  怀着愧疚的心情,默默地跟在涟漪身后,龙辉将她送回宅子后,望着那
一抹消失的倩影,心中百感交集,一直呆呆地站在门外。
  「给我进来!」
  忽然耳边响起一个悦耳的女声,虽是柔媚但却中带着几分怒气。
  龙辉忐忑不安地推门进去,来到内堂看到洛清妍柳眉倒竖,玉容寒霜正紧紧
地盯着他,而涟漪则垂下臻首,看不清表情,但那一抹修长的玉颈却是生晕含粉

  洛清妍冷冷地望了他一眼,哼道:「说吧,该怎么处理?」
  她言词简洁明了,显然已经是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涟漪回来的时候,刚好撞上她,洛清妍精通医术,看到涟漪那蹒跚忸怩的步
态,心中已经了然。
  而且涟漪是她一手带大的,性子如何她十分清楚,随口几句便将事情原委问
了出来。
  龙辉不禁一阵语塞,过了半响他才叹道:「岳母大人请放心,小婿定会对涟
漪姑娘负责到底。」
  洛清妍哼道:「先是冰儿,如今又是涟漪,我妖后的两个女儿都委身予你,
你胃口还真大啊!」
  龙辉顿时面红耳赤,吞了吞口水道:「小婿自知罪大恶极,还望岳母大人能
给我一个补偿涟漪姑娘的机会,我愿意娶涟漪为妻!」
  洛清妍微微蹙眉道:「为妻?如今冰儿做了正室,秦素雅又是你的明媒正娶
的妻子,而且无缺不会同意雪芯做妾,如今你已经是一名发妻,两名平妻了,涟
漪如何做你妻子?」
  龙辉朗声道:「谁规定只准有三个妻子的,我就要把我所有的女人明媒正娶
,一个都不落下!」
  洛清妍微微一愣,随即放声娇笑道:「好,好!说得好,枉我洛清妍自诩万
妖至尊,漠视世间礼法,率性而为,却想不到我还是无意中被这所谓的礼法困扰
。」
  笑了一阵子后,她脸色泛起几分红晕,转头问道:「涟漪,你意见如何,可
愿嫁给这小子?」
  涟漪依旧垂着臻首,低声说道:「一切任凭娘亲吩咐。」
  洛清妍叹道:「傻丫头,你虽不是我所出,但我早就把你当做女儿来看待了
,你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娘亲永远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涟漪还是那一句:「一切任凭娘亲吩咐。」
  洛清妍不住暗叹一声无奈,美目凝视龙辉道:「也罢,那我便再做多一回岳
母。等冰儿回来后,我便将涟漪许配给你。」
  龙辉拱手答谢后,眼珠朝涟漪瞥了过去,只见她臻首微垂,眼中似乎泛着盈
盈泪光,眉宇间挂着一丝幽怨。
  洛清妍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款款起身说道:「我有些倦了,
先回去休息,你们再聊一会。」
  说罢转身离去,再离开之前洛清妍回头说道:「龙儿,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今天早上我化妆成大夫看了一下你那穆师娘。」
  龙辉耳朵立即竖起,追问道:「岳母大人懂得借我师娘的蛊毒?」
  洛清妍嫣然一笑,嘴角挂着几分嘲弄和挪揄,说道:「我不懂,但你懂。今
天你是怎么救涟漪的,那就怎么救你哪位俏寡妇师娘。」
  说罢还得意地眨了眨眼睛,发出一声娇笑后闪入了后堂。
  两人无言以对,气氛十分尴尬,龙辉干咳了一声道:「涟漪姑娘,你口不口
渴,我给你泡杯茶吧。」
  涟漪嗯了一声,龙辉急忙去倒茶,可是刚泡了茶,却涟漪淡淡地说道:「我
不喝茶的。」
  龙辉捧着那杯热茶,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又听涟漪说道:「我喝杯水就可以
了。」
  龙辉立即又去倒杯水,谁知涟漪又说道:「我喜欢喝烧开的热水。」
  龙辉嗯了一声,道:「放心,我这就给你热热!」
  手掌裹住瓷杯边缘,运起离火真元,不消片刻竟将一杯冷水烧得滚烫,热气
袅袅。
  他双手递了过去水杯。
  热气不住地扑到涟漪脸上,水嫩的肌肤被蒸得分外娇艳,就在她要接水杯接
过时,忽然听到龙辉说了一声等等,只见龙辉手掌泛起阵阵寒气,正是「玄阴冰
轮」
  的气劲。
  输入寒气,热水的温度下降,变成了一杯温水,龙辉笑着将水递了过去,说
道:「刚才水温太高了,现在应该合适了。」
  涟漪俏脸一红,伸手接过水杯,只觉得一股暖意从手心流抵心坎。
  一双玉手牢牢捧着水杯,始终不肯放到嘴边,而她的臻首始终是低垂,黑白
分明的美目出神地看着杯中的温水,两人再度陷入沉默,涟漪不知作何心思,任
由杯中温水逐渐变冷却也为喝半口。
  龙辉说道:「涟漪姑娘,你……放心吧,我绝不会辜负你的。」
  涟漪又是低吟一声嗯,秀眉上浮起了几分春色,随即龙辉又说道:「我,我
一定会对我做过的事情负责到底的!」
  倏然涟漪娇躯一僵,双手不由一阵哆嗦,嘎当一声,瓷杯落地摔成了碎片,
水撒了一地,鞋子都被染湿了。
  她一双美目蓄满了泪水,咬唇道:「龙公子,妾身要休息了,你请自便吧。

  说罢也扭头离去,但没走几步她又停了下来,身子微微扭动,似乎想转头,
但却又强行背了过去,用那波澜不惊的声音说道:「驸马爷,儒门孔岫想约你一
谈,但他不方便直接联系你,所以就由奴家转达了。」
  看着涟漪远去的背影,屋里似乎还留着那温雅的余香。
  再次来到孔岫的秘密居所,屋子里只有孔岫和孟轲师徒二人,三人围桌坐下

  孔岫开门见山道:「龙少侠,孔某决定五日后攻打昊天教那个安置在九曜道
观下边的秘密仓库。」
  龙辉微微一愣,沉声道:「孔教主,那个仓库的地形错综复杂,这般强行进
攻只怕胜算不大。」
  孔岫道:「等不及了,皇甫武吉与沧释天狼狈为奸,皇甫武吉如今已经派泰
王前去天剑谷,准备趁着于谷主大丧之时,夺取天剑谷大权,而沧释天也要趁着
诸方势力元气大伤之际,准备对我出手了,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先下手为强!

  如今能够威胁沧释天的人也只有孔岫,若沧释天再不趁着各方高手死伤之际
对付儒门,那他就将永远错失良机。
  龙辉皱眉道:「教主的顾虑,晚辈理解,但如今沧释天不知隐身何处,我们
又该如何提防他呢?」
  孔岫道:「对于沧释天的真正身份我也不清楚。但听任师弟所言,沧释天身
负三教绝学,所以我敢肯定他一定还隐藏在三教之内。」
  龙辉眼睛一亮,说道:「教主莫非要引蛇出洞?」
  孔岫点头道:「然也,孔某准备将进攻地宫的事情暗中宣扬出去,让沧释天
有所布置。」
  龙辉点头道:「如果沧释天真的对教主有了杀心,那他定然会在仓库里布下
埋伏。」
  孔岫道:「没错!五日后那个地下仓库便是孔某与沧释天决一死战之地。」
  龙辉道:「教主是否已经摸清了地宫的路径?若是我们对那个地宫还是一无
所知的话,恐怕到时候不是我们对付沧释天,而是他围剿我们了!」
  孔岫道:「这个倒不必担心,儒门中有人曾摸清了地宫的路线。」
  龙辉不由一愣,问道:「莫非是孟兄已经找到了地宫的路径?」
  孟轲摇头道:「非也,在下与乐师姐也仅仅到了外围,并没有真正进入地宫
。探清地宫路线的人是周师兄。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他现在已经养好伤势了,
五天后就由他为我们引路。」
  龙辉不由惊喜地道:「周大侠身子好了吗?当年铁壁关一别后,我就再也没
见过他了,改天一定要登门拜访。」
  白骨殿,端木琼璇看着不请自来的兄长,含笑嗔道:「大哥,你可真是莽撞
,惊动了小妹的贵客了!」
  阳魔呵呵笑道:「我说妹子,能被你接待的客人我都认得,我跟他们熟络得
很,没事的……」
  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忽然变得呆愣愣的,眼睛定定地注视着一个方向。
  端木琼璇笑道:「大哥,这位姑娘可是妖族少主,你千万不要失了礼数啊!

  阳魔立即醒悟过来,朝着楚婉冰行礼道:「在下炽盖阳魔,端木罹戈,拜见
妖族少主。」
  楚婉冰盈盈浅笑,还礼而道:「小妹见过端木兄。」
  端木罹戈又朝楚婉冰看了片刻,脱口说道:「在下对姑娘一见钟情,还望姑
娘能给在下一个机会。」
  楚婉冰闻言露出几分不悦,思忖道:「这魔界之人还真是率性而为,连我名
字都还没知道就如此无礼。」
  端木琼璇见楚婉冰面色不善,急忙打圆场道:「冰妹切莫见怪,家兄就是这
般口没遮拦的。」
  楚婉冰摇头笑道:「无妨。端木兄本性率真,远胜于那些遮遮掩掩的伪君子
,可惜小妹已经成婚,所以端木兄的好意小妹不能领受了。」
  端木罹戈接口道:「成亲也无妨……」
  「大哥!」
  端木琼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警告他立即闭嘴,端木罹戈触及妹妹的目光就
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急忙闭嘴。
  楚婉冰见兄妹两的样子,脑海中也不禁浮现起母亲教训袁齐天的情景,不由
暗笑道:「想不到妖魔两族还有这些相似之处,都是妹子教训兄长。」
  端木琼璇见兄长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由莞尔笑道:「大哥,你给我跟冰妹讲
讲你是如何教训正一天道那些牛鼻子的?」
  端木罹戈笑道:「前些日子我杀上正一天道,指名道姓要挑战仙宗那个牛鼻
子,谁知他竟然避而不出,我一怒之下就将山门打碎,那些臭道士当然不肯罢休
,都跑过来跟我动手,我当时还以为他们有多大能耐呢,谁知道被我一个就撂倒
了他们一百多个。」
  端木琼璇笑道:「那大哥是不是已经将这个道宗总坛给踏平了?」
  端木罹戈哎了一声道:「没有,后来从里边冲出一个小道士,武功极为厉害
,我也没办法打赢他,但他也没打赢我,我们打了三百多个回合,觉得力气有些
不支,便各自罢手了!」
  楚婉冰思忖道:「这端木琼璇已经如此厉害了,她的兄长岂是省油灯,那个
小道士十有八九就是鸿钧,除了仙宗跟昆仑子道长外,恐怕也只有他才能挡住这
个炽盖阳魔了。」
  端木罹戈说道:「打不赢仙宗也就罢了,就连那个小道士已是没打赢,实在
是丢人。」
  他话锋一转,问道:「不知姑娘亲临魔界,所谓何事?」
  楚婉冰说道:「小妹是想与魔界联手制造炼神浮屠。妖族虽有图谱,却没有
足够的矿脉资源,而魔界则坐拥丰富的资源,咱们两家各取所需,何乐不为。」
  端木琼璇说道:「昔日家父曾多次与妖后娘娘商讨炼神浮屠的有关事宜,可
是都被娘娘拒绝了,今日妹妹为何主动提出呢?」
  楚婉冰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家母如今重伤未醒,族内事务皆由小妹做主
。而且朝廷已经对吾族虎视眈眈,若不及早寻求自保之法,只怕迟早都会有灭族
之祸。」
  端木琼璇眯着眼睛,轻启朱唇道:「煞域也有极度丰富的资源,冰妹为何只
来魔界呢?」
  对方言辞迂回,就是不肯切入重点,楚婉冰知道这是端木琼璇的一种谈话手
段,故意吊人胃口,以便能够占据谈判的主动,从而谋求更大的利益。
  就陪你玩玩!楚婉冰心中暗笑一声,已然拟定了对策,笑盈盈地道:「姐姐
莫再说笑了,魔界如今被天剑谷扼住咽喉,而家母却也因天剑谷而遇害,咱们两
家都有共同敌人,这便是咱们合作的基础。」
  端木琼璇心中暗忖道:「她敢孤身前来魔界就一定布下了暗手,若我用强来
逼迫她恐怕难以成功,而且还会让妖魔两族彻底决裂,还是静观其变,看看她想
说什么。」
  以不变应万变,端木琼璇是要故意沉默,让楚婉冰率先出招,观察她的神态
和推敲其言语,以便测度出她的底线。
  楚婉冰美眸秋水灵动,已然知晓对方的意图,心里暗笑道:「想探出我的底
线?哼,反正我也是胡说一通,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只听楚婉冰机锋一转,说道:「端木姐姐,若小妹没猜错,魔界现在的情况
也不好过吧。」
  端木琼璇微微一愣,眼珠朝着兄长扫去,示意他先离开,端木罹戈心领神会
,便朝双姝道了声告辞。
  「支走兄长,要么就是心虚,要么就是想布下暗手对付我。」
  楚婉冰已经猜出了几分,但依旧镇静自若,心里暗想道,「我倒要看看你准
备说些什么!」
  楚婉冰本以为对方会否认,谁知端木琼璇竟是一口承认,叹气道:「妹妹真
是聪慧过人,一眼便瞧出了魔界的状况!」
  「我本打算跟她胡搅蛮缠,虚张声势一番,谁知她竟然一口承认。」
  楚婉冰不由暗自吃惊,因为端木琼璇这一招「主动坦白」
  完全打乱了她后边的部属。
  只听端木琼璇叹道:「想必冰妹你进魔界的时候也已经看到了,魔界现在是
自身难保啊。若非有血海林在外边挡着,恐怕朝廷的铁甲已经踏入魔界了。」
  楚婉冰顺着她的话问道:「小妹也甚是疑惑,为何魔界会变得如此荒凉?」
  端木琼璇蹙眉道:「都是外边的那堵镇魔墙的缘故。太荒时期我们的祖先虽
然将三教逼出了魔界,但却被他们以镇魔墙封堵在了血海林之内。随着时日的变
迁,镇魔墙的效力也渐渐削弱,我们本以为可以一举推倒这这堵石墙,谁知却中
了三教的暗算。」
  楚婉冰饶有兴趣地问道:「三教究竟在太荒时期布下了什么暗手?」
  端木琼璇恨声道:「他们将魔界的地脉之源连接到了镇魔墙之上,时间过去
的越久镇魔墙与魔界地脉的连接也越是紧密,我们破坏镇魔墙就相当于破坏魔界
的地脉。若非家父及早发现,恐怕魔界已经不复存在了!」
  三教圣人当初已经算到了千万年后,三族会再度出世,于是便都布下了暗手
,让三族在破封之前惨遭重创,当年「六阴凶元」
  本事妖族打破天罗阵的最佳时机,但却也因此触发「聚阴逆阳阵」,引动天
雷地火,叫原本人丁稀少的妖族损失了大半精英。
  而一堵镇魔墙又让魔界地脉受损,导致如今的魔界寸草不生,赤地千里。
  端木琼璇毫无保留地说出魔界的窘境,明显便是要装可怜,以此跟楚婉冰讨
价还价,在商谈炼神浮屠一事上争取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楚婉冰嘴角
抹出一丝媚笑,叹道:「当年傀山也中了三教的后手,姐姐的难处小妹也是明白
,我们可是同命相连啊。」
  端木琼璇正准备继续套楚婉冰的话,谁知楚婉冰竟然口吐惊人之语:「想必
端木姐姐到天剑谷盗取诛仙剑便是为了挽救魔界吧?」
  端木琼璇闻言,花容一沉,眼中秋波流转,饶有兴趣地望着眼前这美艳不可
方物的妖族少主,心中却是一片震撼。
  当日魔界抢夺宫家大少,如今又盗取一柄生锈的古剑,这两件事之间唯一的
共同点便是太荒遗物,而三教圣人布下的镇魔墙也是太荒之物,如此种种联系,
楚婉冰便做出了大胆的推测。
  看到端木琼璇眼中闪过的一丝不自在,楚婉冰已然成竹在胸,心想道:「你
想继续装可怜压低价码,那我便直接说出你的死穴,看谁玩得过谁!」
  倏然,一声清脆的娇笑响起,只见端木琼璇笑得花枝乱颤,饱满的傲峰不住
晃荡,似乎要将粉色的衣襟给撑破般,乳浪重重叠叠。
  楚婉冰也随之露出一丝媚笑,静静地望着对方。
  魔女朗声娇笑,妖女盈盈淡笑,一动一静,一者充满侵略的魔异,一者暗含
狡黠的妖媚,构成了一副异样的美艳风光。
  端木琼璇笑得有些岔了气,玉手拍了拍高耸的胸脯,再度激起一阵波涛,她
稍稍平缓了心情,面带红霞地道:「冰妹真是聪慧过人,姐姐佩服。」
  说话间,那双魔异而又勾魂的美瞳紧紧地望着楚婉冰,里边毫无敌意,唯有
欣赏和叹服,而且还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
  「冰妹远道而来,想必也是累了。」
  端木琼璇含笑道,「如今天色已晚,妹妹便在姐姐这儿先住下,明日咱们姐
妹再好好商谈。」
  楚婉冰浅笑答谢,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总算暂时瞒过她了,接下来便要
探知诛仙剑的所在。这端木琼璇实在是高深莫测,我定要加倍小心,决不能让她
看出破绽,若不然我跟雪芯恐怕都得葬身魔界。」
  与端木琼璇斗智斗勇,楚婉冰竟觉得有几分兴奋,毕竟在同辈中能与她全面
抗衡的女子实在是不多,遇上这个好对手,她也生出了几分敬意和好胜。
  隐身在白骨殿外,魏雪芯悄悄地观察魔界阴阳五行这七大荒地的运行规律,
以便拟出合适的侧退路线,她一边观摩天象,一边暗中盘算:「按照这般如此看
来,申时便是白骨殿对准魔界之门时候,两个时辰后,白骨殿便又会离开魔门,
轮到下一个荒地镇守大门。」
  魏雪芯正思考该如何将此事告诉楚婉冰时,剑心浑然一震,显然是危险的征
兆,她立即屏气凝神,找了个地方隐匿行踪。
  只见一名蒙面男子施展轻功飞掠而来,就在距离魏雪芯藏身地还有二十多步
之处停住了,他在哪儿默默地等待,过了一阵子,只见迎面走来了一个身着甲胄
的美貌女子,其双腿丰润修长,个头极高,似乎比起龙辉来还要高上几分,更有
种飒爽英姿。
  蒙面人朝着那女子行礼道:「属下拜见妙瑛将军。」
  那名叫妙瑛的女子冷冷地道:「你这次又带回了什么情报?」
  蒙面人道:「泰王已经在血海林外驻扎了五千大军,准备截杀一切带出诛仙
剑的弟子。」
  妙瑛道:「那些长老又有什么反应?蒙面人道:「简慧衣如今按兵不动,陈
慧轩对朝廷依旧没有好感,而宋慧志则继续左右逢源,徐慧天朝莫慧欣靠拢。」
  妙瑛嗯了一声道:「你先回去吧,免得遭人怀疑!」
  蒙面人说了一声告辞,便转身离去了。
  两人虽然已经交谈完毕,但魏雪芯却是惊讶不已,思忖道:「此人对天剑谷
的内部情况如此熟悉,莫非他是魔界安插到天剑谷的内奸?」
  脑海中再度浮现出蒙面人方才施展轻功的方式,那明显是带着几分天剑谷武
学的影子,魏雪芯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一定是如此,魔界已经安插了内应
在天剑谷内,若不然他们绝不可能这么轻易施展调虎离山计,盗取诛仙剑。」
  帅帐之内,烛火通明,沉重的喘息声不断响起,只见泰王正抱着一名美人,
在她丰腴的娇躯上下其手,嘴巴正在女子的桃腮粉颈上亲吻着,惹得她轿靥一片
赤红。
  莫慧欣任由弟子搂住,娇躯则难耐地在泰王怀里扭动,衣领已经大开,露出
丝质的抹胸,她双峰甚为沉甸,单薄的抹胸根本就掩盖不住,两粒乳头兴奋地耸
立而起,撑起了两点肉凸。
  「呵呵……小坏蛋怎地如此猴急。」
  莫慧欣媚眼半闭,笑盈盈地道,挺着酥胸迎合泰王的手掌,任由双乳在其手
心不住摩挲、泰王握住两团美肉笑道:「师父如此天香国色,是个正常男人都会
按捺不住。」
  说话间已经将一只手滑到她身后,摩挲揉捻着这熟美人的丰腴肉臀。
  这具女体还是这般诱人,当年自己还是个毛孩的时候就已经享受过了,当时
他还是一个孩子,机缘巧合之下遇上了莫慧欣,这女人在王府教了他几日的剑法
,而且还教会了他如何将男人的那般剑送入女人的剑鞘内。
  想起十年前那段销魂蚀骨的经历,泰王兴奋不已,下身的长剑已然开始躁动
不安,隔着裤子直指莫慧欣的小腹,顶得她一阵躁动。
  「好小子,十年不见,你这把剑倒是练得不错!」
  莫慧欣咬唇轻笑,玉手在泰王裤裆上套动了几下,端的是剑锋锐利,热气腾
腾,不由得淫心大起,伸手便去解开他的裤带。
  「让为师也亲眼看看你这把宝剑的样子。」
  莫慧欣褪掉泰王的裤子,将那热气勃发,坚韧如铁的长剑露了出来,只见剑
身笔直粗硕,布满青筋,剑首硕大浑圆,棱角丰满,看得甚是兴起,玉手探出,
五根手指握住剑身缓缓套动起来。
  莫慧欣常年用剑,但她的手掌丝毫没有起茧,反而十分温润细滑,而且她的
双手因为练剑的缘故,十分灵活精巧,这几下套动顿时美得泰王只抽冷气,浑身
酥软,浑身的力气尽数集中到了下体。
  泰王强忍着一泻千里的快感,伸出哆嗦的双手,搭在莫慧欣的肩上,将她的
衣衫解去,顿时一具美白成熟的女体展露眼前,柳腰长腿,丰乳翘臀,两粒乳珠
坚硬如石,乳晕如铜钱般大小,在充血之下红得发紫,宛如熟透的葡萄。
  泰王伸手在葡萄上捏了一下,莫慧欣顿时一阵哆嗦,紧绷的身子抖出了白花
花的乳色奶浪。
  莫慧欣白了他一记媚眼,站了起来,身子浮在桌案之上,撅起美白的肥臀,
扭过臻首说道:「好徒儿,快快亮剑,让为师也替你好好点评。」
  泰王呵呵一笑,挺起火热的长剑,对准了两团肥美臀瓣之间的肉缝,用龟首
在上边磨了一两下,竟觉得那两片丰满的花瓣在主动吮吸龟头,显得急不可耐,
想要将他吞噬进去,而且还十分饥渴地向外渗着口水。
  「好个淫妇!」
  泰王暗骂一声,「这些年也不知她勾引了多少个汉子!」
  想到这里,心中涌起一股莫名邪火和妒忌,腰身向前,长剑应声入鞘,更挤
出不少滑腻汁水。
  「好徒儿,入得好!」
  莫慧欣扬起臻首浪叫道,「你的剑有进步了,为师很满意……再用点力气!

  她不住地扭动腰臀,雪花细白的丰腴身姿煞是迷人,两团奶球晃得让人眼花
,泰王探手向前,握住双峰,腻滑的乳脂在手中颤动,不断地变化着形状。
  「师父,徒儿这招‘剑入水帘’使得可好?」
  泰王用力揉捏着手中乳球,下身不住耸动,毫无怜香惜玉的意思,因为他知
道这个女人胃口极大,而且甚是淫媚耐战,是他见过的女人中最强悍的一个,所
以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若不然他会输得很惨。
  莫慧欣喘着粗气道:「不错……很好,但还是有不足之处……你要用双腿发
力,由下而上……」
  泰王闻言立时改良,肉棒不住上挑,龟棱在皱褶的媚肉上刮动,小腹狠狠地
撞击着美妇肥嫩的臀肉,荡起层层股浪。
  莫慧欣的花心比较深,等闲人很难触及,唯有像泰王这般剑锋上挑,腰腿使
劲,才可勉强尽兴。
  「徒儿,为师再教你一招。」
  莫慧欣让泰王躺在地,而她则分腿骑跨而上,俯下身子娇笑地道:「这招名
为‘一剑擎天’,这一招更为注重腰力。」
  「师父请赐招……恩……师父的奶子真大,好香好滑……」
  泰王握住一颗丰满的奶子,将乳肉捏起一大块,使得乳珠更为突出,张口啃
咬吮吸。
  莫慧欣被他吃的乳尖酸麻鼓胀,美得提臀吞剑。
  水帘蜜穴如同剑鞘般裹住了泰王长剑,不断地收剑,拔剑……发出咕噜咕噜
地水声,浪水将两人的阴胯打湿,但又因为其动作过于激烈,流出的浪水很磨干
,在阴阜和肉棒之间都是剧烈交媾形成的白浆,粘粘稠稠的。
  论剑更为激烈,莫慧欣玉臂笔直地撑在泰王胸口,身子晃动不已,乳峰抖动
,狂野骚浪两团肉球几乎要被甩掉,泰王也顾不得照顾这对肉球,双手抱住莫慧
欣的肥臀向上耸腰。
  「坏小子……好硬啊……顶得好深……美死为师了……剑锋越发犀利……」
  「这都是师父教导有方……」
  泰王气喘如牛,捏着美妇的肥臀说道,「师父教诲徒儿一生谨记,只希望师
尊能够常常教导徒儿!」
  「啊啊……好甜的小嘴……只怕你娶了魏雪芯那小蹄子后,就忘了为师了…
…」
  那一抹倩影闪了过去,泰王的肉棒不禁又涨了几分,顶得莫慧欣娇啼不已,
花枝乱颤,乳浪臀波。
  「臭小子,说到别的女人就变大……」
  莫慧欣玉手撑在泰王身上,开始疯狂地扭动起来,有些吃味地说道:「给为
师老实点,不许想别人!」
  「师父,徒儿忍不住了!」
  泰王精门大开,阳精蜂拥而出,射得酣畅淋漓,但他却觉得有些奇怪,他这
回射的量实在是太多了,足足有昔日五倍之多。
  「好多……你射得好多……胀死为师了!」
  莫慧欣只觉得一股接一股的热精喷入自己下体,丰满深邃的肉壶竟然也吃不
消,还溢出了大半的白浆。
  一轮狂射之后,泰王浑身酥软,觉得小腹涌出了一股冰冷刺痛,随即流遍全
身,让他不由得连打几个寒战。
  莫慧欣甚是满意,媚眼如丝地,又带着几分嘲讽地笑道:「徒儿,需要为师
扶你起来吗?」
  泰王暗骂道:「你这欲求不满的淫妇,还好意思说风凉话。」
  心中虽然不满,但嘴上还是恭敬地说道:「不劳烦师父费心,徒儿还要好好
回味师父所传之剑术精要。」
  莫慧欣噗嗤一笑,款款起身,将衣服一件件地套在美白丰腴的娇躯上。
  泰王看着她穿衣,只觉得姿态极为优美,不由食指大动,还想再来一场「师
徒论剑」,可那团欲火仅仅燃烧到了小腹就停止了,肉棒依旧软绵绵地垂着,毫
无生机。
  这淫妇真是厉害!泰王看着莫慧欣离去的背影暗叹一声,昔日他可以夜御三
女,如今竟然被她一人榨干了精力,再跟她长期纠缠恐怕得折寿十年。
  莫慧欣俏脸含春,玉颊潮红,静悄悄地离开了军营,心中暗忖道:「这小子
还真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虽然开始时锐利凶猛,但后劲显然不足……
哎,便是徐慧天这老小子都能在一夜里与我乐上三回……亏他还这么年轻,谁知
一次就不行了!」

开心五月手机网 最新开心五月激情网网址 开心五月情 就去吻吧 就去干就去吻就去嫖 就去吻五月天
上一篇:【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13回功败垂成】 下一篇:【龙魂侠影:第10集 忘川厉煞 第1回阴都起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