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4回元魔五君】

【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4回元魔五君】




  月挂天际,剑峰之上,五大长老正神情沉重地聚坐在一起。
  简慧衣沉声说道:「诸位有何意见,不妨直言。」
  陈慧轩朗声说道:「还能有什么意见,泰王明显是在窥视我天剑谷绝学,直
接将他撵出去就是了!」
  莫慧欣淡然道:「四长老此言过甚了,天剑谷与魔界交战多时,损伤不小,
如今有此生力军加入何乐而不为呢?」
  宋慧志皱眉道:「只怕他们学了咱们的剑阵反过来对我们!」
  徐慧天说道:「不如我们不教他们剑法,让他们帮我们讨伐魔界。」
  陈慧轩哼道:「如今那个泰王已经把天下大义绑到我们身上了,如果我们不
教士兵剑法阵势,那便是将这些无辜的士兵白白推出去送死。」
  莫慧欣说道:「叫他们剑阵也没什么不好的,别忘了我们的敌人可是不止一
个魔界,还有害死两代谷主的妖族!有他们的加入,那将是大大的助力!」
  徐慧天叹道:「单是一个魔界已经让我们疲于奔命了,再加上一个妖族,天
剑谷确实力不从心,如果有这一强大助力的确是最好不过,但是他们始终是外人
,信不过啊!」
  莫慧欣美目一亮,朱唇微微一笑,说道:「只要把他们变成自己人不就可以
了吗?」
  宋慧志嗯了一声,说道:「莫长老是想将泰王收入门下?但如此草率收徒,
难免他不会包藏祸心。」
  莫慧欣笑道:「除了收徒之外,我们还可以与他联姻,只要泰王做了天剑谷
的女婿,那便是自己人了。」
  宋慧志思索了片刻,说道:「此法也算得上良策,如今泰王尚未娶妻,只要
我们的弟子做了其正妃,那他便没有反咬天剑谷的理由了。」
  莫慧欣笑道:「没错!如今四王夺嫡,泰王做了天剑谷女婿便相当有了强力
的后盾,而我们也可以借助朝廷的力量扫荡妖魔!」
  陈慧轩叫道:「我坚决反对,如今四王夺嫡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一个
不小心整个门派都会有灭顶之灾!」
  莫慧欣冷笑一声道:「四长老反对得也太早了吧,其他长老还没有表态呢。

  简慧衣垂目说道:「我也反对!」
  莫慧欣美目朝着宋慧志扫去,问道:「徐长老,你的意见呢?」
  徐慧天说道:「我同意!」
  莫慧欣笑着点头道:「如今二对二,宋长老,天剑谷的未来就在你手上了,
你可要慎重呐!」
  宋慧志沉思了许久,皱眉说道:「我也同意!」
  但遇到意见各异时,五大长老与谷主一同表决,少数服从多数,这是天剑谷
历代的规矩,如今于秀婷不在,所以决策权就在五大长老手上。
  简慧衣面色不由一沉,他虽身为大长老但也无权更改这个表决的结果,唯有
长叹一声无奈接受了。
  陈慧轩气得面色铁青,脖子涨红,一双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宋慧志说道:「那该让那位女弟子嫁给泰王呢?泰王地位崇高,而且尚未娶
妻,这弟子一嫁过去便是泰王正妃,这个可是不容马虎啊。」
  徐慧天也思索道:「这个弟子一定要是身份崇高之人,究竟选谁比较合适呢
?」
  莫慧欣笑道:「这个我心中已经有了人选了,便让雪芯与泰王定下鸾凤之盟
吧!」
  「什么!」
  陈慧轩怒叫道,「这事我坚决反对!」
  莫慧欣道:「陈长老有什么好反对的?雪芯身为于谷主之女,身份与泰王极
为匹配,正好做泰王正妃!」
  陈慧轩哼道:「谷主尸骨未寒,莫长老你便要将谷主之女嫁出去,你究竟想
做什么?趁着谷主不在,借机夺权吗?」
  莫慧欣哼道:「陈长老你可得注意你的言辞,我莫慧欣问心无愧,所做的一
切都是为天剑谷着想!」
  徐慧天皱眉道:「雪芯已经心有所属了,五年前她已经公告天下非那个武天
龙而不嫁,只怕此事她不会同意的。」
  于秀婷并没有将魏雪芯与龙辉的婚约并没有传出,她的原意是要等龙辉来天
剑谷提亲时先刁难他一番,以挽回魏雪芯的颜面再同意两人的婚事。
  莫慧欣说道:「武天龙那个负心汉哪一点比得过泰王,而且雪芯嫁于泰王便
是正妃娘娘,来日说不定还能披上凤冠霞服,母仪天下呢!」
  宋慧志说道:「这孩子脾气甚是倔强,只怕不会妥协啊。」
  莫慧欣哼道:「雪芯父母双亡,我们这些师伯师叔便相当于她的父母。正所
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那容她不同意!」
  宋、徐二人微微一愣,最后还是点头说道:「那便依照莫长老所言!」
  如今三名长老达成共识,简慧衣也是无可奈何,陈慧轩一双眼睛已经被气得
快要凸出来了,大声怒吼道:「放屁,什么父母双亡,什么父母之命!莫慧欣你
别不要脸,她父亲……」
  话音未落,一名弟子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禀报道:「五位长老,大事不好了
,魔界的人又打过来了!」
  简慧衣眉头一抖,沉声说道:「不要慌张,来了多少人?」
  弟子说道:「大约有一千多人,魏师姐已经率领其他同门在谷外御敌了!」
  简慧衣猛地站了起来,说道:「有什么意见暂且按下,先解决燃眉之急!」
  天剑谷外已经是一片刀光剑影,怒喝杀声,足有一千多的魔兵围攻天剑谷,
迎战的弟子虽然只有五百多人,但却相互结成剑阵对敌,丝毫不落下风,将大多
数的魔兵拒之门外。
  但却有五道身影冲过剑阵,杀入天剑谷之内,这五道身影分别是黄、赤、白
、青、黑,只见这五人犹如虎入羊群,杀得一众弟子杀伤惨重。
  魏雪芯娇叱一声,拔剑迎敌,一招「红印山河剑无踪」,划出山河剑界,朝
着那五名魔者劈来。
  一名身着青衣的魔者,冷哼一声,挺身接招,挥手打出一道晶莹碧绿的真气
,只见真气所过之处,草木催生化作狰狞的腾蛇,悍然对上魏雪芯之剑气。
  霎时剑碎蛇断,两人甫一交手竟是不分胜负,同时被对方劲力震退。
  青衣魔者浓眉一扬,大喝一声:「苍孁出鞘!」
  话音方落,腰间那柄木刀嗖地一下飞了出来,只见他魔气暴涨,撮指成刀,
手臂挥动,木刀竟像是有了生命般朝着魏雪芯劈来。
  「以气御刀?」
  魏雪芯一眼便看到木刀悬浮在半空,被一股碧绿的真气包裹住,随之青衣魔
者的动作飞舞,显然便是以气御刀之术。
  心知对手根基不凡,魏雪芯不敢怠慢,手捏剑诀,真气聚集,内元御剑,同
样使了一招御剑诀跟对方斗了起来。
  刀剑凌空交战,斗得璀璨异常。
  正所谓剑走轻灵,刀重刚猛,魏雪芯以剑挡刀已然落了下乘,刀剑相击数下
后,只觉得内息翻涌,差点就难以御剑,只得改变策略,以轻灵剑势缠绕对方的
木刀。
  「小丫头,此刀乃魔界奇木所制,跟吾魔气同出本源,你还妄想与吾硬碰硬
,简直是找死!」
  青衣魔者名为桓苍,乃魔界元魔五君之一,修炼长生碧魔功,拥有操控植物
花草的力量,而且还能从草木中汲取外力补充元功。
  祭起碧色魔气,将天剑谷四周的草木精元抽吸一空,霎时一片枯枝败叶,桓
苍得草木精元之后变得更加凶猛,只见他将苍孁刀收回,握在手中,将那口木刀
舞得虎虎生风,碧色刀气席卷魏雪芯。
  「傲剑凌风应江月!」
  魏雪芯暗叫一声不妙,也收回岁月剑,口诵剑诀,使出青莲剑歌,这一招的
意境乃是以剑锋为主,只见剑气化境界,变幻出无穷无尽的剑锋之地,将桓苍的
刀气牢牢困锁,正所谓金克木,碧色木气立即被劈成碎片。
  桓苍面露诧色,大喝一声:「丫头破得不错,再接我一招!」
  只见他饱提十成元功,碧色魔气再度爆发,硬生生地撑破剑界封锁。
  魏雪芯心神一敛,再度施展剑式与之缠斗。
  眨眼间已经过了数十回合,但依旧是不分胜负,另外的四名魔君则各展邪功
,杀得天剑谷弟子是死伤惨重,唯有内门弟子结成周天星斗剑阵才堪堪扳回劣势

  「魔头,修要猖獗!」
  怒声厉喝伴随着强猛剑气横扫而入,拦下了四大魔君之去路。
  正是天剑谷的五位长老,他们以简慧衣为首,强势拦截,将四大魔君逼退了
数十步。
  金木水火土,元魔五君以白金为首,那名身着白衣的魔君,名为蕤金,为白
金魔君,只见他轻抚白色衣摆,哼哼笑道:「天剑谷的五大长老都出来了,怎么
谷主没来呢?」
  他有意提及「已故」
  的于秀婷,显然是要以此打击众人的心神,达到扰乱军心的效果。
  简慧衣也是反唇相讥,冷笑道:「魔尊不也没来么?是不是被炸得重伤不治
,一命呜呼了?」
  「废话少说,纳命来!」
  赤火魔君剡灼性子暴烈,最烦与人斗嘴,长啸一声,催动「赤霄墨火劲」,
挥着一杆斩火戬,荡起万千火舌,朝着五大长老杀来。
  「好胆!」
  宋慧志大喝一声,挥剑相迎,竟然也是青莲剑歌,他虽不能以剑化界困杀敌
人,并无魏雪芯那般玄妙的境界和对剑道的领悟,但他根基雄厚,使出的剑气猛
烈强悍远,杀伤力在魏雪芯之上。
  宝剑拼魔戬,剑气斗赤火,长老战魔君,剑谷卯魔界。
  两人各怀心思,尽展绝技,剡灼使了一招「赤风火轮」,将墨火聚成锐利的
锋轮,左右开杀,劈向宋慧志。
  宋慧志则使了一招「雪拥冰云寒风瑟」,冰霜冻彻,镇压炎气。
  另外一边,莫慧欣单剑出战,她所用的是一套名为「波挹银汉」
  的剑法,这套剑术乃以水象为主,再加上她命格属水,所以修炼起来事倍功
半,虽然这套剑法不是天剑谷众顶尖的绝学,但在她手上却是威力不凡。
  只见她潜提内元,振力一啸,剑挽无尽水波,光展千尺之素。
  而她的对手也是水质功体的黑水魔君冷澜,武器也是一口长剑,剑名「祸水
」,使得是一门名为「寂傲沧溟式」
  的魔功,其招法诡异,处处透着杀机。
  莫慧欣一剑刺来,浩荡磅礴的真气剑芒无孔不入,犹如水银泻地一般,而冷
澜失笑一声,使了一招「祸随剑殃」,只见他的身子竟像流水一般从剑气中溜走
,扑到莫慧欣身后便是一剑,幸好莫慧欣潜修剑道多年,以其明锐的武感及时封
住杀招,才躲过一劫。
  莫慧欣怒叫一声,将波挹银汉剑使得出神入化,剑锋划水封杀千里;冷澜阴
柔而笑,挥出水性魔功,以水御水,不惧莫慧欣之绝学。
  莫慧欣内力雄厚,冷澜体质异常,而且都是水性武学,一时间也难分高下。
  另外一方面陈慧轩与徐慧天合力绞杀黄土魔君坜坾,虽是稳占上风,但是却
难伤对手分毫。
  坜坾一身的「七十二土魔」
  可以源源不绝地抽取大地土气,可谓是内息悠长,再加上他有一身的「邪土
身」
  的硬气功,所以以一敌二尚可力保不失。
  简慧衣淡然道:「妖族有八大长老,煞域则有十殿阎王,而魔界便有阴阳五
行,如今五行已至,为何不见阴阳二魔?是不屑于来,还是不能来?」
  蕤金脸色微沉,心中轻诧道:「好一个简慧衣,一眼便看出阴阳双魔无法出
战,果真是老奸巨猾!」
  就在蕤金心神稍微松懈之时,简慧衣双目一瞪,绽放出锐利精芒,手中的北
斗神剑猛然离鞘,只见他内元爆发,悍然使出了「九宫玄剑」,这九宫玄剑与青
莲剑歌、天心剑器同列为天剑谷三大绝剑,其招、气、意皆蕴涵九宫之法,上接
天文,下承地理。
  九宫者为乾宫、坎宫、艮宫、震宫、中宫、巽宫、离宫、坤宫、兑宫,其中
乾、坎、艮、震属四阳宫,巽、离、坤、兑属四阴宫,再加上中宫共为九宫之数

  九宫在奇门遁甲中代表地,大地,为奇门遁甲之基,是不动的,奇门遁甲分
为天、地、人、神四盘,四盘之中唯有地盘是不动,为坐山。
  所以说九宫玄剑便是一种剑式与阵势结合的武学,非数术高深者不能学也,
便是以于秀婷剑仙之尊,也学不会这九宫玄剑,简慧衣可以说是天剑谷百年来第
一个修成九宫玄剑之人。
  青莲剑歌修炼到极致便可以剑划境界,将敌人困杀在自己的剑域之内,天心
剑器便是以心御剑,化天地万物为剑,以磅礴好大之势彻底摧毁敌人,而九宫玄
剑却是以数术为基,衍化出穷天地变化的剑势,并结合数术之理推断敌人的动作
,做到料敌先机。
  只见简慧衣使了一招「离宫火剑」,离火剑气如火山爆发般刺向蕤金,而且
这些火剑又是暗含着奇门遁甲,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是招招连环,将蕤金逼得节
节后退。
  蕤金抽出一口「玄晶刃」,使了一招「回身斩」,誓要劈开困局,谁知他还
没出招,便被简慧衣一剑刺向他的梁丘穴,惊得他险些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挥刃
封堵。
  他这一招「回身斩」
  是以双足发力,出招只是浑身真气由梁丘穴而发,此处可谓是「回身斩」
  的命门所在。
  「不可能,这一定是巧合!」
  蕤金心中又惊又怒,立即又使了一招「逆流断」,却见简慧衣左手捏指掐算
,右手便是一记「震宫雷剑」,刺向蕤金的曲池穴,正是「逆流断」
  死门所在,逼得蕤金不得不自保,招式还没发出就被破去。
  蕤金又连续出了数招,可是皆被对手一一破去,而且都是仅仅出了一个起手
式便被打压下去,叫他好不憋气。
  「五魔原子!」
  蕤金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立即大声招呼道,「给我结小五行阵!」
  话音一落,只见战局中立即窜出五道身影,以五行方位站好,同时运功聚气
,五种属性各异的魔气相互结合,轰动一下爆发出强烈的气流,将周围的三十多
名天剑谷弟子震碎脏腑。
  五魔原子乃是元魔五君的嫡系部属,同样是修炼五行魔气,他们练就了一个
名为「小五行阵」
  的绝杀阵,藉借五行相生相克之力发挥强大的杀伤力。
  只见五道魔气从小五行阵中射出,支援元魔五君,魏雪芯和简慧衣等人竟被
逼退。
  蕤金此刻衣衫破碎,头发凌乱,甚是狼狈,他沉声怒喝道:「用大五行阵!

  其余四名魔君心领神会,纷纷朝他靠拢。
  元魔五君联手祭起「大五行阵」,强烈的魔气瞬间汇聚成流,只闻轰隆一声
,便见日月变色,山河震动。
  大小五行阵同时施展,以五五梅花之数术玄机不住地催化魔气,衍生出剧烈
的邪力,天剑谷众人只觉得内息一窒,一阵头晕目眩,修为较弱之人则暴毙当场
,根基深厚者必须以元功相抗才能力保不失。
  无数道气劲邪力从阵中冲出,袭杀天剑谷弟子,只是一个眨眼,便夺去了百
人性命。
  「周天星斗剑阵!」
  简慧衣见状立即招呼弟子们以剑阵还以颜色,谁知先机已失,众弟子根本就
不能有效结阵,只能各自为战,陷入了一边倒的形势。
  魏雪芯咬牙挥剑,想杀过去制止大小五行阵,却被魔气逼了回来,根本无法
靠近,只能力求自保。
  除了魏雪芯和五大长老等几名顶尖高手外,其余弟子是险象环生,九死一生

  倏然一声轰隆炮响,数枚火弹打入战圈,正好打中大小五行阵。
  大五行阵乃元魔五君所布,威力强悍,在炮击之下依旧稳如泰山,而小五行
阵却是差了几分,几炮之下便露出了破绽。
  「好机会!」
  魏雪芯娇叱一声,挥动岁月剑,刷刷地隔空劈去几道剑气,抢在再次结阵之
前,将五魔原子扫开。
  就在也就在这一瞬间,一道暗劲配合着魏雪芯扑向了其中一名魔子,那名魔
子正是当年被楚无缺打伤经脉的阐提。
  暗劲打穴,阐提只觉得气门一麻,真气难以为继,立即露出了致命破绽,面
对魏雪芯的剑气已是无能为力。
  一剑封喉,锐光断魔,阐提连声音都没来及发出便被杀掉。
  魏雪芯不由笑靥如花,她已经认出这道暗劲的主人是谁了,正是躲在暗处观
战的楚婉冰。
  「想不到姐姐一直都在暗中帮着我。」
  魏雪芯一阵欢喜,心中更加镇静,剑势变得更加顺畅,一口气连杀二十多名
魔兵。
  五魔原子死了一名,小五行阵无法结成,元魔五君的杀伤力也不如方才那般
强悍,简慧衣趁着这个机会主持周天星斗剑阵,力挽狂澜。
  「将士们,给本王打!」
  一名身着金黄甲胄的年轻男子率领着一队精兵冲来,正是泰王。
  他指挥着火炮手再度发炮,将外围的魔兵炸得溃不成军,随即他拔出佩剑,
一马当先,率领着五千步骑冲来过来,一路掩杀而至。
  天剑谷弟子见到援军,士气大振,奋勇杀敌,将魔兵逼出了谷外,而泰王率
军前来,从后路包抄,断绝魔兵退路,前后夹击之下,这一千魔兵竟是全军覆没

  元魔五君见到手下悉数败亡,立即下令撤退,带着剩余的四名魔子,且战且
退,他们九人魔功高强,寻常士兵和外门弟子根本就阻挠不了,一下子就突围而
出。
  「魔头休走!」
  魏雪芯娇叱一声,持剑追杀,只见她一剑化沧海,正是「海掩孤城浪惊天」

  五魔原子立即有两人冲出来阻挡,一人使出土罡魔气,一人使青木邪气,正
所谓土克水,水生木,运用五行之法抵挡魏雪芯的「沧海剑界」。
  就在两人出招之际,楚婉冰又在暗处打来两道气劲,同时击中两人的气海穴
,打乱了他们魔气的运行。
  哗啦一声,沧海剑气席卷而至,立即收割了两魔性命。
  一剑诛两魔,魏雪芯还剑入鞘,娇俏而立,青丝随风而动,宛如持剑天仙落
凡尘,美不胜收,就连带兵赶来的泰王竟也看呆了眼,心中一阵悸动,不由自主
地暗吞了几口唾液。
  魏雪芯感觉到泰王那无礼的目光,心中一阵厌恶,但对方刚才也曾伸出援手
,所以她只好有礼貌地微笑回礼。
  泰王只觉得她这一笑竟让整个天剑谷都失去了颜色,骨头一阵酥软,差点没
从坐骑上跌了下来,也幸好他十分常人很快便稳住心神。
  「莫老师!」
  泰王翻身下马,朝着莫慧欣拱手施礼道:「弟子迟来,让老师受惊了!」
  莫慧欣表情上多了几分得意,颇有示威地看了陈慧轩一眼,说道:「殿下不
必多礼,此番还多亏你与诸位将士奋勇杀敌,才击退魔兵。」
  这一战天剑谷可谓是大获全胜,不但剿灭了一千魔兵,还杀了三名魔子,但
泰王更是功不可没,若不是他及时带兵赶到,天剑谷此次恐怕就危险了。
  简慧衣说道:「简某代替天剑谷诸多同门感谢殿下出手相助。」
  说罢又安排人手照顾死伤者,布置好一切后,又朝请泰王到剑峰上做客。
  天剑谷最高的象征——剑峰,五大长老分别坐在各自的位置上,魏雪芯等十
余名精英弟子分别站在各自位置上。
  泰王身为皇族,而且又对天剑谷有恩,所以坐了坐在客座之上。
  莫慧欣含笑道:「此番大胜多得泰王带兵前来相助,不知四长老和大长老对
于方才的议题还有何看法?」
  简慧衣皱眉道:「这次确实是多亏了泰王及时出手,但简某还是保持原来意
见。」
  陈慧轩哼道:「我与大长老意见一致。」
  莫慧欣暗自冷笑道:「死顽固真是冥顽不灵,不过现在是三对二,你们反对
也没有,与朝廷合力一事已经是不可改变了,而且其余弟子对于泰王也甚是好感
。」
  只见她柳眉一扬,朱唇含笑地道:「经过方才一事,相信诸位对于泰王殿下
也有所肯定了。」
  听到此言,魏雪芯心头不由一愣,生出几分不祥的预感。
  「当初我曾教过泰王殿下几日的剑术,也算是有几分师徒缘分。」
  莫慧欣朗声说道,「不知泰王殿下可愿意认我这个师父?」
  泰王闻言立即跪地磕头,说道:「能拜莫长老为师一直都是小王的愿望,师
父在上请受小徒一拜!」
  那些心中反对的人却没有理由来阻止,这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行完拜师之礼。
  莫慧欣甚是满意,笑道:「谧儿不必多礼,如今你也是我们天剑谷的一员了
。」
  泰王朗声道:「皇甫谧从此以后定当为天剑谷尽心竭力,绝无二心,以报师
父大恩!」
  师父也老师是截然不同的概念,老师最多只是一个授业提点之人,不想学了
便可以立即离开,而师父便是相当于其父母一般的存在,那是要一生尽孝尽忠的
对象,而且师父对于弟子也是要悉心栽培,对相当于自己孩子一般,总而言之泰
王此刻已经算是天剑谷的人了。
  徐慧天拱手道:「谷主虽然不幸遇害,但天不绝我天剑谷,今日不但击败了
魔界大军,莫长老还喜得佳徒,此乃大气运也!」
  莫慧欣笑眉头一抖,正想借此次机会将魏雪芯许配泰王一事说出来,却听见
外边一名弟子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叫道:「大事不妙了!」
  被人打断,莫慧欣也不好继续说下去,甚是恼怒地喝道:「慌慌张张,成何
体统!」
  徐慧天也骂道:「什么大事,难道魔界又打来了吗!没出息的东西,给我滚
下去!」
  宋慧志摆手道:「徐长老且慢,待他说将事情说完后再训斥也不迟。」
  说罢示意那名弟子说下去。
  那弟子咽了咽口水说道:「诛仙……诛仙剑被人抢走了!」
  「什么!」
  天剑谷众人立即大惊失色,这口诛仙剑乃是天剑谷祖师墨阳之佩剑,由太荒
时期一直传承至今,虽然剑锋已钝,剑身起锈,但却是天剑谷之最高圣物,精神
之象征,一直供奉在祖师爷的祠堂,抢剑之人无疑是给天剑谷一个耳光。
  一直冷静的宋慧志也不免大动肝火,喝道:「你,给我说清楚!这究竟是怎
么回事!」
  那弟子哆哆嗦嗦地道:「就在魔界来犯之时,一名怪人趁机潜入了祖师爷祠
堂,连杀数名弟子,硬生生地抢去了诛仙剑。」
  简慧衣沉声道:「把那些殉职的弟子尸身抬上来,我倒要看看是何人敢杀我
弟子!」
  不一会儿,众弟子将六具尸体抬了上来,只见每具尸体都结了一层冰霜,简
慧衣仔细查探了一番,脸色大变,沉声道:「是白骨阴魔干的!我们都中了他们
声东击西的诡计了!」
  魏雪芯站出来,说道:「大长老,雪芯愿意去一趟魔界,夺回祖师遗物!」
  単小茹冷言道:「大言不惭,魔界岂是你说去就去的,到时候可别把自己搭
进去!」
  魏雪芯昂首道:「身为天剑谷弟子岂能容忍祖师遗物遭魔人糟蹋,雪芯宁可
一死也不愿坐以待毙,便请诸位长老让雪芯一试!」
  简慧衣点了点头,说道:「诸位长老有何看法?」
  宋慧志道:「如今情况,我们五人需要留在谷中坐镇,确实不方便深入魔界
,便让雪芯试一试吧。」
  陈慧轩也点头同意。
  简慧衣微微一笑,说道:「此次魔界之行谁都可以去,而且夺回诛仙剑之人
,便是天剑谷下一任的谷主!」
  宋慧志点头道:「夺回祖师遗物确实是大功一件,足够坐上谷主之位了,宋
某没有意见。」
  陈慧轩也应声附和,同意此事。
  莫慧欣和徐慧天两人脸色顿时一阵阴沉,但如今三对二,他们也不能推翻简
慧衣的意见按,只有沉声不语。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原本那些一直观望的弟子有一些人站了出来。
  泰王拱手道:「在下刚入门,资质尚浅,不敢奢望谷主之位,但也希望能替
天剑谷出一份力,便让吾也参与吧。」
  简慧衣嗯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休息一晚,明日便出发!」
  波澜水阁乃莫慧欣的住所,此地涉水而居,正合莫慧欣水格之命。
  张耿和単小茹恭敬地站在莫慧欣跟前,一脸严肃的表情。
  莫慧欣淡然说道:「明日魔界之行,你们二人要随机应变,无论如何也得给
我抢回诛仙剑。」
  夫妇二人应道:「是,弟子定不负师尊所托。」
  莫慧欣微微点了点头,又对泰王说道:「明日便要殿下配合了。」
  泰王说道:「请师父吩咐。」
  莫慧欣哼道:「除了张耿和単小茹以外,我不希望是其他人拿回诛仙剑,诛
仙剑也只是一件古董,既不能打又不能杀,对现实根本毫无意义,回不回来都无
所谓!」
  泰王笑道:「师父请放心,徒儿知道如何做。」
  莫慧欣笑道:「很好,只要我把持了天剑谷大权,定会全力助你登上皇位。

  泰王拱手道:「徒儿若登上大宝,定尊师父为国师。」
  莫慧欣说道:「很好,难得徒儿你有这份孝心,那为师便再给你一个惊喜,
我要将魏雪芯许配予你,你看如何?」
  泰王不由一愣,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魏雪芯那出尘飘逸之绝代风华,内心不由
一阵躁动,竟是不知如何答话。
  莫慧欣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笑道:「怎么,你不喜欢?」
  泰王急忙道:「徒儿怎会不喜欢,只是魏姑娘那般天仙的人物,不知她肯不
肯下嫁小王。」
  莫慧欣冷笑道:「只要我把持天剑谷,那轮得到她说话,你尽管放心。目前
五大长老中,徐慧天已经站到我这边了,而宋慧志却是一直左右摇摆,如果他还
不肯表态,你便找个机会下手除掉他!」
  泰王阴阴而笑,冷笑道:「师父尽管放心,天剑谷终究是我们的。」
  莫慧欣眉头一皱,不耐地道:「外边怎么会有蛇?」
  张耿说道:「回禀师尊,如今是夏夜,正是蛇虫活动的季节。」
  莫慧欣哼了一声,拂袖道:「为师对这些畜生十分反感,明日我要波澜水阁
内再无一条蛇虫!」
  张耿恭声道:「弟子这便吩咐下人去办,师尊请放心,保管明夜波澜水阁内
再无一条长虫!」
  一道白影静悄悄地飘离了波澜水阁……「死狗王,上回素雅的事情还没跟你
算呢,这次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我妹妹身上……哼!」

美国十次啦导航 美国十次啦 导航 美国十次啦网址导航 日韩av i快播排行 日韩av i剧情下载 日韩avi电影
上一篇:【龙魂侠影:第8集 启战玉京 第10回冰凤骑麟】 下一篇:【魔法少女最终归宿和真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