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10回苦海无涯】

【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10回苦海无涯】




  距离白骨殿三十里的坠天坡,劲风吹拂,风沙掩目。
  楚婉冰一袭白衣随风而动,美目流盼,正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人。
  「妹妹,久候了!」
  只见一道粉色身影迎风而来,青丝飘动,背负长刀,手提木匣,正是端木琼
璇。
  楚婉冰颔首笑道:「小妹也是刚到片刻。」
  端木琼璇朝四周望了一眼,笑道:「妹妹你也忒小心了,竟然选了这么一个
地方。」
  楚婉冰叹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白骨殿可是姐姐的地方,若在哪儿与
姐姐交手,小妹恐怕连三成胜算都没有,唯有另辟战场。」
  端木琼璇嫣然一笑,玉手一挥,木匣嗖地一下插入了两人之间的地面,她说
道:「诛仙剑便在里边,冰妹需要看一下么?」
  楚婉冰拢了拢腮边凌乱的秀发,摇头道:「不必了,端木姐姐的为人小妹信
得过。」
  「好!」
  端木琼璇娇笑一声,魔刀断天行赫然出鞘,傲气凌然举刀遥指楚婉冰道,「
冰妹,亮剑吧。姐姐今天说什么也要在三十招内击败你,我一定要得到你!」
  楚婉冰玉唇轻扬,素手抚腰,抽出软剑凤嫣,只见她真元一吐,软剑瞬间被
逼得笔直,发出嗡嗡鸣叫。
  端木琼璇气沉不动,魔瞳深邃如渊,楚婉冰锋芒暗吐,妖眸柔媚似水。
  凝目数息,两人同时出招,妖姬剑快,魔女刀沉,双方交汇第一招,各自惊
叹。
  楚婉冰只觉得那柄「断天行」
  散发着诡异沉力,刀劲搅得她下盘紊乱,若非有拔山掌的根基,恐怕早已跌
倒;而端木琼璇亦是叫苦不已,楚婉冰的剑气犹如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而且
还蕴含着多种武功的气劲,她的护身魔气根本就难以防住,气脉发出阵阵刺痛。
  端木琼璇娇叱一声,玉手挥刀,使了一招「烈风沙」,只见魔异刀气犹如风
沙一般席卷笼罩而来,楚婉冰忽感庞然压力扑面而来,心中惊诧之时,攻势受滞
,平衡已失。
  「好沉重的刀!」
  楚婉冰暗赞一声,功法再提,使出了苍狼族的「锻骨经」。
  这锻骨经乃是炼骨提髓之法,正所谓人乃皮包骨,灵为骨包皮,锻骨者乃是
激发骨髓之力,从而获取更强的内劲。
  这锻骨经一出,楚婉冰瞬间控住下盘,骨骼犹如钢铁浇筑,浑身泰然,稳如
磐石,任由端木琼璇的「斩地根」
  刀术如何雄沉诡异,依旧不为所动。
  锻骨经强化骨骼筋络,拔山掌则吸纳地气元力,妖族两大神通配合得淋漓尽
致,叫端木琼璇毫无可趁之机。
  两人又斗了十招,始终不分胜负,端木琼璇魔瞳绽放邪光,祭起本命魔功「
太阴魔咒」,刀锋斜斩,卷纳四周极阴魔气,娇叱一声:「冰妹小心了,且看姐
姐这招‘血霹雳’!」
  这血霹雳乃是斩地根刀法中的一路刀招,出刀便是霹雳横空,可叫千万生灵
血流成河,故而取名血霹雳。
  血色霹雳狂扫而来,刀锋未尽,刀煞已然夺人心魄,楚婉冰飘舞的秀发竟被
割断了好几根。
  面临强招,楚婉冰以剑擎天,以元古大力推动「归真剑诀」,剑锋急扫,一
改方才的轻快灵巧,化作刚猛沉重剑势,以强破刚。
  端木琼璇被这一剑震得气血翻涌,长刀险些脱手,但她性子刚烈,娇喝一声
继续出刀,这一次她又变了三招刀法,「万骨枯」、「啸天吼」、「山海崩」,
招招皆是以杀破杀,以霸压敌的路数。
  面对端木琼璇霸道刀势,楚婉冰时而抖出轻灵剑花,时而剑动绵长柔劲,时
而气走刚猛强烈,她身法施展之际便是长发飞扬,白衣飘飘,犹如出尘仙子,而
剑锋挥洒之刻,则是媚眼如水,轿靥生晕,更像祸国妖姬。
  在对楚婉冰修为赞叹之余,端木琼璇亦被她那夺天地造化的容颜丽色震撼,
越是交手,心中则越发难耐,恨不得就把楚婉冰抱在怀中,狠狠爱怜亲热一番。
  刀来剑往,两女眨眼间已过了二十九招,依旧是不分胜负,端木琼璇依旧不
慌不忙,气定神闲,举起断天魔刀,凝聚十方魔元邪气,瞬间风云倒涌,地动山
摇,正是「斩地根」
  中的至上刀决——魔断天!魔刀高举,邪气汇聚,端木琼璇以太阴魔咒为根
基催动内元,劈出最强悍之刀式,真气凝聚,化作一柄巨刀朝着楚婉冰劈下。
  楚婉冰不敢怠慢,劲运气行,剑凝十成功,将凤凰灵火逼出,施展凤翔剑诀

  在凤凰灵火的加持下,凤翔剑诀威势倍增,几乎可以媲美楚无缺。
  轰隆一声,刀罡破碎,剑气消融,一粉一白两道身影同时后退,楚婉冰面色
惨白,嘴角溢血,高耸的胸脯起伏不定,荡起浪涛层层,而端木琼璇更为夸张,
她胸口的衣服被剑气划破,露出大半的雪嫩的酥胸,豪硕丰腴,虽是半掩遮面,
但所表现出来的乳量丝毫不逊于楚婉冰。
  端木琼璇默默调息,缓和了紊乱的内息后,抹去嘴角的鲜血,叹了口气道:
「冰妹,我没能在三十招内胜你,算我输了。」
  说罢指着木匣道:「诛仙剑你拿走吧。」
  楚婉冰笑了笑,说了一声承认,伸手拿起木匣,打开盖子诛仙剑赫然躺在其
中。
  合上木匣,楚婉冰将它背在身后,说道:「多谢端木姐姐,小妹他日再来拜
访。」
  端木琼璇掩唇笑道:「冰妹何必急着离开呢,不如先休息一下再走。」
  楚婉冰觉得她笑容带着几分魔魅和诡异,还没来得及细想便觉得浑身酥软,
双腿屈曲,噗通一下倒在地上。
  「你!你下毒!」
  楚婉冰精通医道,瞬间便明白过来,自己中了端木琼璇的暗算。
  端木琼璇笑道:「冰妹莫怪姐姐卑鄙,你的武艺太强,姐姐唯有出此下策。

  她笑盈盈地朝楚婉冰走来,步态婀娜,两条修长圆润的玉腿交替摆动,将裙
布撑起了两道丰润的曲线,腿股中心还隐隐可见沃美的凹陷,半露的酥胸随着行
走抖出一阵乳浪,真是摇曳生姿,美不胜收。
  「冰妹,姐姐是太喜欢你了,所以使这般手段,你原谅我好么?」
  端木琼璇走到楚婉冰跟前,弯下腰说道,她这一弯腰将两团美乳裸露得更加
明显,楚婉冰还能清晰地闻到丰美的乳脂香,芳心不由一阵乱跳,轿靥暗生红潮
,急忙阖上眼帘。
  端木琼璇以为她在生气,于是便伸出玉手轻轻地抚摸楚婉冰吹弹得破的小脸
,口中不由称赞不已:「好美的脸蛋,又滑又腻,就像玉石一样,不,玉石也没
有冰妹你的十分之一。」
  楚婉冰只觉得一阵不自在,但脸颊却能清晰感觉到她手心的温滑,而且还闻
到这魔女身上幽静的香味。
  楚婉冰呼吸逐渐急促,心中又羞又急,暗忖道:「死丫头……你怎么还不来
!快点啊,不然姐姐可就完了!」
  「魔女,交出诛仙剑!」
  锐利剑气划破天际,直取端木琼璇。
  剑气来的急促,端木琼璇难以阻止有效迎战的方式,唯有避其锋芒,向后退
去。
  魏雪芯逼开端木琼璇,横剑而立正好站在楚婉冰跟前,只见她冷笑一声道:
「想不到你们两个居然打了起来,正好让我捡个便宜!」
  端木琼璇担忧楚婉冰安危,怒喝道:「贱人,有本事跟我堂堂正正一决高下
,暗中偷袭算什么本事!」
  魏雪芯噗嗤笑道:「阴魔殿主啊,正所谓兵不厌诈,你们打得两败俱伤,关
我什么事。」
  说罢冷冷地将剑刃抵在楚婉冰胸口,说道:「你这妖女,害死我娘亲,一剑
杀了你算是便宜你了!」
  楚婉冰心中暗笑道:「这丫头越来越会演戏了,回去后定能将那些老古董骗
得团团转。」
  端木琼璇急道:「住手,只要你不要伤害她,我让你安全离开魔界。」
  魏雪芯露出一丝冷笑道:「仅仅如此么?这位可是堂堂的妖族少主啊,殿主
开出的价也太低了!」
  端木琼璇沉声道:「你想怎么样!」
  魏雪芯哼道:「诛仙剑,我要带走诛仙剑!」
  端木琼璇爽快地道:「可以!」
  魏雪芯操起酥软无力的楚婉冰,说道:「还有,我要这个妖女护送我一程!

  端木琼璇怒上眉梢,眼中杀机大作,恨声道:「别得寸进尺!」
  魏雪芯冷笑道:「殿主,妾身如今可是孤身一人独闯魔界,若不有些保命筹
码,我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端木琼璇脸色阴晴不定,思忖道:「我若过分相逼,冰妹唯恐性命难保,若
这小贱人挟持冰妹离去,以她们的恩怨,冰妹也难以保全,这该如何是好。」
  想了许久端木琼璇终于下定决心,沉声道:「我若让你离开后,你能保证冰
妹的安全吗?你们之间可是有杀母之仇!」
  魏雪芯说道:「家母与妖后是堂堂正正决战,我身为天剑谷主的女儿,又岂
会趁人之危,我要报仇也会是公平一战!」
  端木琼璇微微蹙眉,玉手一摆,娇喝道:「好,我便信你这一回!冰妹若有
半分损伤,我端木琼璇便是死无葬身之地,也要杀得天剑谷鸡犬不留!」
  魏雪芯哼笑了一声,提起楚婉冰转身便走,端木琼璇也依照约定毫无所动,
眼睁睁地看着她们离开。
  对端木琼璇那份畸形的爱慕,楚婉冰是不认同,但是她毕竟是对自己一片赤
诚和真心,尤其是看见她眼眸中闪出担忧焦急的难为之色,楚婉冰心中不免一阵
刺痛,暗忖道:「端木姐姐,这次算小妹对不住你了!」
  如今正是申时,白骨殿恰好运行至魔界之门,楚婉冰当时选择这个时候和地
点与端木琼璇比武,除了方便逃走外,便是为了让魏雪芯趁机介入搅乱局势,无
论端木琼璇有什么后手,楚氏姐妹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不消片刻,两人便冲出魔界之门,魏雪芯背着楚婉冰急速奔走,而楚婉冰又
带着诛仙剑,姐妹二人心情甚是喜悦。
  魏雪芯说道:「姐姐,你好些了么?」
  楚婉冰无力地叹道:「端木琼璇用了一种很强烈的迷药,我现在是全身酥软
,最少得过半个时辰才能恢复过来。」
  魏雪芯咬唇道:「对不起姐姐,是我来晚了。」
  楚婉冰笑道:「没事,时机正好,你若再迟来片刻,姐姐可就要失身了。」
  魏雪芯怔了怔,檀口微张道:「失身?姐姐……你,你说什么?」
  楚婉冰笑道:「等过阵子再告诉你吧,先逃到安全地方。」
  越过镇魔墙,竟闻前方脚步齐动,显然是有人正在走动,而且数量还不少,
楚婉冰霎时脸色一变,说道:「糟糕,我算漏了张耿了!他是魔界的棋子,端木
琼璇一定是让他将你带回诛仙剑的消息告诉泰王了!」
  除了张耿和单小茹外,所有带出诛仙剑的人都是泰王格杀的目标,如今楚婉
冰毒性未除,通体乏力根本就不能应付外边的五千大军。
  魏雪芯咬了咬红唇,背起楚婉冰掉头便走,施展轻功不断地在血海林里穿梭
,避开泰王的兵甲。
  一路上都有泰王的探子,魏雪芯以敏锐的剑心料敌先机,在对方未发现之前
,先行隐藏躲闪。
  一路西行,魏雪芯觉得十分不妥,因为西面的防线十分宽松,仿佛是有意为
之。
  糟糕,中计了!看到眼前出现一道悬崖,魏雪芯大叫不妙,急忙止步,却感
剑气飞射而来直取后脑。
  不及细想,立即纵身躲闪,只见一名蒙面人持剑杀来,剑路之中透着天剑谷
的剑意,但内功路数却是魔界邪法。
  魏雪芯娇叱一声,提元纳气,岁月剑搜的一下飞了出去,手捏剑指,凌空御
剑,遥击对手,那蒙面人也着实厉害,挽出八朵剑花,将飞剑挡在三尺之外。
  魏雪芯见御剑难以奏响,于是召回佩剑,仗剑杀敌,她使了一招「雪拥冰云
寒风瑟」,剑芒夹杂着寒霜冻气刺向蒙面人。
  蒙面人大喝一声,一剑起天地,纳风云之气入剑,嗖的一剑刺了过去。
  两剑相击,魏雪芯竟觉得一阵目眩,喉咙腥甜,猛地吐了一口血,怒道:「
张耿,你这卑鄙小人,竟然使毒!」
  那蒙面人微微一愣,冷笑道:「既然身份败露,那我便要杀人灭口了!」
  身份败露,张耿行事再无顾忌,只见他大喝一声,魔气爆发,剑法再无天剑
谷的影子,纯粹是魔界的邪杀之气,霸道恨决,魏雪芯只觉得体力不断地流失,
顿显左支右拙之局。
  楚婉冰是又气又急,她看出张耿佩剑上是抹上了一种类似于软骨散的毒药,
魏雪芯与他交战之时不小心便着了他的暗手,使得她内力渐渐涣散。
  魏雪芯仗着精湛的剑术不断地瓦解张耿狠毒的招式,张耿试图与内力压制,
魏雪芯则以轻巧剑势周旋,再以绵力化劲,虽是背负一人,虽是中毒在先,魏雪
芯依旧力保不失,还不时找出张耿的破绽加以反击,若不是内力不足,张耿早就
死了数十次了。
  招式上的抗衡虽是占据上风,但内力上的差距却让原本胶着的战况起了微妙
的变化,楚婉冰看出不妙,于是低声说道:「妹妹,你放下我先走,他们不敢把
我怎么样的!」
  听到楚婉冰此言,魏雪芯心中却是另有打算:「刚才那个魔女显然是对姐姐
不怀好意,说什么也不能让姐姐落在他们手上,大不了我们姐妹共赴黄泉。」
  就在魏雪芯气力减弱之时,一道碧绿的掌力奔雷而至,所过之处将草木精华
抽出,只见那些植物真元汇入掌力之中,更添威势。
  魏雪芯猝不及防,胸口中招,朱唇吐血,娇躯被雄力打得飞了起来,掌力也
透过魏雪芯加注在楚婉冰身上。
  哗啦!姐妹二人同时吐血,被打得飞下悬崖。
  张耿长叹一口气,若不是有人相助他还未必能拿得下中毒的魏雪芯,于是转
头行礼答谢道:「多谢苍木魔君出手相助!」
  只见一名腰系木刀的男子缓缓走来,正是暗出冷箭之人,元魔五君之一的桓
苍。
  桓苍甚是满意地说道:「做得好,魏雪芯一死,谷主之位便是你囊中之物了
。」
  张耿蹙眉道:「殿主的命令我要保住妖族少主,可是如今她也一同坠落悬崖
,若殿主问罪只怕小人不好担待。」
  桓苍摆手道:「这个你不必担心,殿主之所以要保住那妖女是看上了她的美
色,但殿主也是识大体之人,知道孰轻孰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怪罪你的,但前
提是你要抢下天剑谷掌门之位。」
  白骨阴魔憎恶男好女乃是魔界公开的事情,凡是被她看上的女子都会被纳入
白骨殿后宫。
  张耿嗯了一声,还有些不放心道:「魏雪芯武艺极高,怕是坠崖也能保住性
命,不如小人下去查探一番吧。」
  桓苍哼道:「这里是无涯之崖,下边连接着一片未知境域,凶险异常,便是
魔尊也不敢下去,你若嫌命长的话就尽管试试看。」
  张耿顿时出一身冷汗,心有余悸地瞥了山崖一眼,只觉得有股诡异的气息涌
出,似乎要把他拉下去一般,吓得他赶紧离去。
  艰难地睁开双眼,楚婉冰只觉得浑身酸痛,胸口还隐隐作痛,动了动手脚觉
得力气已经回来了,毒性显然已经过去,而万变幻元术也因为她受伤的缘故失去
了效应,此刻已经恢复了真实面貌。
  「糟糕,雪芯呢!」
  楚婉冰立即爬了起来,寻找妹妹的踪迹,发现魏雪芯正躺在不远处,一动不
动。
  「雪芯,你没事吧!」
  楚婉冰抱起妹妹,焦急地叫道:「你怎么了,别吓姐姐!」
  把了把脉,吓得她眼泪都快掉出来,魏雪芯气脉严重受创,就算是静心疗养
也得花上三五个月才能恢复,如今两人处在一个未知之地,一个不好魏雪芯便是
小命难保。
  楚婉冰试着度过真气,谁知一运气便胸口刺痛,连咳几口血,两人中毒在先
,无法有效凝聚真气抵御,就相当于普通人被桓苍打了一掌,没有当场毙命已经
算是运气了。
  「我只是承受了余劲便伤成这样,雪芯一定更加严重!这里又没有药物,该
怎么办!」
  崖底一片荒凉,而且四周浓雾密布,根本就找不到草药,楚婉冰心中又气又
急,看着妹妹惨白的面容,泪水不住地在眼眶中打滚。
  不行,现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不然雪芯真的就没救了!楚婉冰不住地给
自己打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忽然脑海灵光一现:「对了,刚才我们内力涣散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还能活命!」
  楚婉冰仔细地查探魏雪芯的身子,除了那道偷袭掌力所造成的内伤外并无其
他伤势,也没有外伤,就连皮肤都没有被摔破。
  楚婉冰朝着上方望了一眼,只见山壁陡峭高耸,便是自己精神十足也不能从
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而毫发无伤,更何况方才那真气涣散、气力不济的状态,能
有一具全尸就很不错了。
  「奇怪,我们竟然没有摔死!」
  楚婉冰着实奇怪,又仔细想了想,「对了,诛仙剑呢?」
  发觉木匣已经不在身后,朝四周扫了一眼后,竟看到木匣在十步之外,楚婉
冰担心上边还有软骨迷药,于是隔空发出一道柔劲将盒子打开。
  诛仙剑安静地躺在盒子内,但完全变了一个模样,浑身的锈迹已经不见了,
散发着明亮的寒光,剑身好像是一波秋水般,流光溢彩,显然是一口盖世剑器。
  楚婉冰仔细地观察了一番,确定没有危险后才拿起诛仙剑。
  手指刚一触及剑柄,楚婉冰感到一股清凉从剑上涌来,身上的伤痛立即减半
,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这剑真是神奇,快给雪芯试试!她心中又惊又喜,立即让魏雪芯握住,可是
过了半天,魏雪芯依旧没有苏醒。
  楚婉冰心中疑惑万千:「莫非我们能保全性命便是这口剑的功劳,但它为何
只对我产生疗伤的效果,对雪芯却是毫无效果呢?」
  楚婉冰伤势恢复大半,替魏雪芯输入真气疗伤,不消片刻,魏雪芯剧烈地咳
嗽了几声,吐出几口黑血,幽幽睁开双眼,问道:「姐姐,我们还活着么?」
  楚婉冰怜爱地替她梳理了一下头发,笑道:「傻妹妹,我们姐妹两福大命大
,当然还活着了!」
  魏雪芯吐了口浊气,声音虚弱地问道:「姐姐,我们这是在哪?」
  楚婉冰叹道:「应该是在山崖之下,这里山壁陡峭,我们先养好身子再想法
上去吧。」
  魏雪芯试着运了下真气,痛得她冷汗直冒,无力地苦笑道:「姐姐,我气脉
受创太重,恐怕好不了啦,你别管我了……」
  「你给我闭嘴!我们姐妹一体,岂有抛下一人之理。」
  楚婉冰美目瞪圆,哼道,「你若在敢说这种话,我以后再也不认你这个妹妹
了。」
  魏雪芯嗯了一声,乖巧地点了点头,脸上泛起阵阵柔情。
  两人又调息了半响,楚婉冰拿起脱胎换骨的诛仙剑,背起魏雪芯便朝前走去
,试着找出一条离开的道路。
  魏雪芯看到诛仙剑这幅模样也是十分惊讶,楚婉冰也搞不清这口古董剑为何
会容光焕发,只是说道:「我们两能保住小命有可能就是这口剑的功劳,至于什
么原因我也说不懂。」
  随即又把端木琼璇抢夺诛仙剑的原委说了出来,听得魏雪芯眉头一阵紧蹙,
忧心地道:「这魔女如此狡猾,而又有张耿做内应,如今天剑谷真是内忧外患!

  楚婉冰嗯了一声,说道:「现在心急也没用,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吧。」
  魏雪芯叹道:「我的气脉最少伤了七成,便是出去也难成气候。」
  楚婉冰蹙眉道:「这柄诛仙剑有疗伤的奇效,但为何只对我有效,反倒是对
雪芯你这个天剑谷高徒毫无半点效力。」
  魏雪芯笑道:「这些事情是讲机缘的,强求不来,说不定这口剑跟姐姐有缘
呢。」
  崖底一片荒凉广阔,走了大半天,姐妹两忽然目光一亮,只见浓雾之中隐隐
可见一个庞大的丘陵状物体,有点像是一座巨大的坟墓。
  走近一看,发现只是一座巨大的石山,魏雪芯瞧了片刻后,指着石山说道:
「姐姐,你看那石山是不是像个蛋儿?」
  楚婉冰仔细瞧了片刻,那座石山虽然长满了杂草,但还能看出明显的圆弧,
但顶端却是山石嶙峋,坑坑洼洼,好像是一个孵化的鸡蛋,小鸡从里边跑了出来
,蛋壳的上部分因此而破碎。
  楚婉冰莞尔道:「确实是有几分像蛋儿,但这个蛋壳也忒大了些,要真是一
个蛋,里边的东西得有多大哩!」
  姐妹两人似乎忘了目前的困境,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荒凉的绝域响起一阵
莺声燕语,多了几分春意和生气。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起,两女循声望去,竟看到一名身着月白僧袍的佛者盘膝而坐,
身前还倒插着一口戒刀,他的气息沉寂,宛如一块死寂的磐石,若不是他主动说
话,外人还以为他就是一块石头。
  魏雪芯惊诧之余,又仔细地看了半刻,惊叫道:「苦海师兄,你怎么会在此
地?」
  「魏师妹,许久不见了!」
  正是当年强行使用菩提金身从而导致功力尽失的苦海和尚,他脸上表情波澜
不惊,眼眸清澈,丝毫不减当年风采。
  魏雪芯问道:「苦海师兄,你怎么也来了?」
  苦海说道:「小僧奉天佛法执,前来无涯之崖寻找契机。」
  魏雪芯奇道:「什么契机?师兄可否明言。」
  苦海道:「因果轮回,佛路艰辛。小僧奉命在此借助此地之异力锻炼镇魔戒
刀。」
  楚婉冰甚是奇怪,不由发问道:「敢问大师,此地有何等异力?」
  苦海也不掩饰,说道:「此石山乃成于先天五太之时期,蕴含着诸天万界最
本源之力,若能藉此修筑戒刀,或可斩业。」
  楚婉冰皱眉道:「大师,请恕小女子多口,你的经脉已经断裂过半,若再呆
在此地只怕会佛体崩溃,法相碎裂。」
  苦海说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佛门罪愆,有负功德,若不斩断,为祸
众生也!」
  楚婉冰皱眉道:「即便如此,也不用让大师来冒险啊,殊不知人命可贵,作
践生命乃是佛门大忌么?」
  苦海笑道:「由于此地成于混沌时期,暗合了虚空无尽之大道,凡是靠近此
地者皆会功力全失,永世无法动武。小僧武功已废,让我来是最合适不过了。」
  楚氏姐妹立即吃了一惊,此地竟然有吞噬他人元功之奇效,为何她们没有半
点异状呢?楚婉冰看了一眼手中的诛仙剑,发觉剑身似乎又明亮了几分。
  「苦海师兄你说的佛门罪愆莫非是指罪佛愆僧?」
  魏雪芯蹙眉问道。
  苦海笑了笑,点头道:「此僧者本是天佛掌教的师弟,多年前因修禅之时误
入歧途,导致心魔聚生,从而心性大变,认为世间污秽,众生有罪,于是手持屠
刀大开杀戒,之后为了逃避佛门追捕便躲进魔界修行,当年那口屠刀更被练成了
一柄凶残暴戾的魔刀。当他再入红尘,他便手持魔刀屠戮四方,佛界曾派出多名
武僧追捕,但都被杀害,就连雷锋禅寺最强的法器也被这口魔刀斩断,所以小僧
便要藉此五太之气,修炼出一口可以抗衡戮血罪刀的法器。」
  说话间,他气色似乎又差了几分,整张脸就像金纸一般,显然是生机正在不
断地被吞噬。
  魏雪芯于心不忍,正想劝阻,却被楚婉冰制止了:「这位大师禅心入定,为
了诛灭魔障甘愿牺牲自己,此乃大功德也,我们更应该成全他。」
  魏雪芯眼圈一红,心里甚是难受,含泪地点了点头。
  苦海微微一笑,说道:「三千有法,大乘无疆,苦海无涯,斩断业障!两位
施主,离去之路便在石山之内,但里边困阻重重,还蕴含着最本源的先天五太之
力,两位千万小心。」
  说罢继续闭目诵经,只见他身上泛起淡淡的金芒佛光,身前的戒刀感应功德
,发出嗡嗡刀鸣之声。
  两人朝苦海行了一个佛礼,楚婉冰背着魏雪芯继续前行,越靠近石山诛仙剑
越是明亮,不住发出璀璨寒光,异象不断,叫她们是惊讶不已。
  终于走到石山跟前,两人立即感觉到了一股磅礴浩大的气息扑面而来,圆弧
型的山壁透着不可一世的气势,山壁上竟然刻着太荒古篆,楚婉冰定神一看,立
即读了出来:「玄元太初破混沌,天地无极任我游。真法妙道封神路,龙啸寰宇
震苍穹。」
  

成人激情网开心网 成人激情网裸照 成人激情网网址 成人激情网站
上一篇:【穆桂英传奇】第四部 紫髯伯妙手医郡主 穆桂 下一篇:【地狱芳华】(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