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四十)身世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四十)身世





            (四十)身世之谜
  在千儿印象中,灵缇一向冷若冰霜,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这次相见,
灵缇虽给予他体贴入微的关怀和照顾,却依然是寡言少语,大约这就是她的性格。
蒙她如此照料,不能说是受宠若惊,简直就有些莫名其妙,甚至感觉有些别扭!
  可是她做这一切,自然得不能再自然,似乎一直都是这样侍候着自己一般。
千儿简直都有些疑惑,眼前女子哪像灵缇?应该是影儿或小雨才对啊?不,连影
儿也赶不上她这么细心。
  他心中不由忖道:「怎么不见影儿呢?莫非不在此地?」
  心念未已,心中忽有所感,不由转头向窗外看去。但见庭院之中,假山旁,
一位体态欣长的青衣少女,眉若远山含黛、双眸泪光闪动,站在当地迟疑徘徊、
欲行又止,只是怔怔地看着自己。
  那不是影儿是谁?只是消瘦了些,看来有些憔悴。
  她正心乱如麻、犹豫彷徨。得知千儿前来,令她喜悦无限,匆匆赶来客舍,
及至见到他,却发现原本该自己做的事,竟全由郡主一手包揽,心中不由有些自
卑:「以千儿身份地位,也的确只有郡主之尊,才堪当匹配!象他这样的公子哥
儿,当初也许只是一句戏言?随口和丫鬟调笑几句,这再正常不过,或许根本就
没有当真?时隔两月,他还记得我么?」
  千儿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手,激动万分地道:「影儿,是你么?真
是太好了!」
  影儿再也控制不住,珠泪滚滚而落,泪眼朦胧中,心中日夜思念的人儿,容
颜迅速变得模糊。然而她即便眼睛瞎了,也辩得出他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他的
双手,变得宽厚有力许多,给她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
  她哽咽难言:「你……还记得我?」
  千儿心疼地道:「我说过要娶你为妻的,怎会不记得你!」
  影儿泪光闪动,激动地道:「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这句话么?」
  千儿认真地道:「我自己说过的话,怎会不记得?这种话岂是随便乱说的么?
对了,咱俩好些日子不见,你还好么?」
  影儿哽咽道:「不太好……那夜娘娘带着我们匆匆离去,将你可怜兮兮地抛
在渑池客栈外面,我恳求娘娘,想留下来照料你,可娘娘死活不同意,最后竟点
住我穴道将我带走……自从得知你被救走,我也替你高兴,还以为……以为再也
见不到你了。我托济南府衙门中人给你捎去过很多信函,可却毫无回音……我真
是好伤心!你咋就不肯给我回一封信呢?难道这么快就将我忘了么?即便不愿再
见、从此形同陌路,也该给我说一声啊,也免得我一直对你牵肠挂肚、夜不能寐
……」一路说一路抽泣,终至泪流满面。
  千儿握紧她的柔荑,无比心疼地道:「我可以发誓,从未收到过你一封信,
否则怎会不回信呢?说实话,我还一直想着要给你写信,问问你的近况呢,还有
小雨。可你是天门核心人物,行踪神秘,根本无法找人捎信。」
  影儿皱眉道:「是么?我相信你不会骗我,可那些信跑哪儿去了呢?还有,
小雨又是谁?」
  千儿沉吟半晌,「看来那些信是被乾娘压下了,并未交给我……至于小雨,
一言难尽,有空再说吧。」
  影儿接着说道:「我一直不见你的回音,心中焦急,月初随娘娘南巡时,中
途偷偷溜到济南府周家大院去找你,却被那些可恶的门卫拦住不让进,也不肯替
我向你通报一声!我只好在夜里越墙而入,想偷偷进去找你,却迎头撞上重重机
关暗器,厉害无比!我根本进不去,反而弄得一身是伤,还好武功和轻功不弱,
总算逃了出来……」
  千儿惊道:「我的天!你竟来过我们府中?那些该死的门卫,居然敢不向我
通报!回去我得问问乾娘,是否是她的授意……对了,你伤得重不重?快让我看
看!」
  影儿见他满脸关切之色,溢于言表,不禁芳心大慰,多日来的伤心、怀疑、
煎熬和无奈,通通烟消云散!痴痴地看着他,呢喃道:「千儿,我可以这样叫你
么?这些日子以来,我夜里梦中,不知多少次叫着这两个字,希望你能听见,经
常都是叫着这两个字哭醒过来……呜呜呜~」
  千儿忙掏出手帕,替她擦去眼泪,「怎么又哭了?咱俩不是见面了么?」
  影儿抬头,但见郡主和朱若文站在内室门外,正看着这边,忙道:「小姐还
在等你,我晚上再来看你。我可以保证,这次娘娘对你绝无恶意,你……你不必
急着走吧?」
  千儿道:「你既然都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不过我这次出来是有急事,最多
只能留一宿。」
  影儿皱眉道:「这么急啊?唉~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呢。我先去了,晚上见!」
说完对灵缇二人遥遥敛衽为礼,转身快步离去。
  千儿回到客舍门口,灵缇只是静静地看着影儿离去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语不发。朱若文则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有什么心事。
  千儿只好问道:「灵缇小姐,请问令堂安排何时会面?在下有急务在身,恐
难久留。」
  灵缇闻言,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深深的失落,「相见时难、离别却快!看来他
对我真是毫无留恋之意,什么事情都比我更重要。他这一去,不知又要多久才能
相见?」不由淡淡地道:「母亲特设晚宴为公子洗尘,到时我带你去。」转身入
内,张罗午餐去了。
  千儿看着她忙碌着的身影,简直迷惑到了极点。她所做的,是只有极亲密之
人才肯为自己做的事,然而却仍不肯对自己多说一句话,依然一付冷若冰霜的神
态。
  晚饭时分,灵缇和朱若文带千儿一路向东,经过一个圆拱门之后,已行入内
院,最后来到一座和疏影香榭差相仿佛的水榭之中。
  一位身材欣长、风姿绰约的宫装丽人早已恭候多时,见到千儿一行,便起身
迎了上来。人未至,阵阵幽香已隐隐袭来。她,正是皇朝大名鼎鼎的长公主朱凤
吟。
  在西天晚霞辉映下,千儿见她柳眉如烟、眸含秋水、琼鼻樱唇,肌肤雪白似
凝脂,气度雍容端丽、风华绝代,容貌堪称国色天香。丽人置身水榭之中,颇有
小窗凝坐独幽情之意蕴。身穿一袭淡蓝色丝质宫装,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
美的颈项,一头青丝绾个飞仙髻,两缕青丝分左右垂于胸前。看似三十许人,可
要说只有二十多岁似也说得过去,总之看不出到底多大年纪。
  千儿心中大为惊艳!暗道:「她这身妆扮,和以前见到的云梦娘娘一模一样,
应该就是她了。只是未曾想到,如此一个睥睨天下的铁腕人物,竟生得如此清丽
绝俗!更奇怪的是,她和灵缇虽然都堪称人间绝色,可母女俩的容貌竟毫无丝毫
相似之处!」
  念及于此,他忙迎上几步,长揖为礼道:「敢问芳驾,便是云梦娘娘吧?」
  朱凤吟敛衽为礼,「正是贱妾,萧公子可别来无恙?」
  千儿点点头,「还好!有劳娘娘挂心。」
  朱凤吟笑道:「请里边坐。」纤手一挥,八个宫装女子开始传菜上酒。
  不一会儿,不闻杯碟相撞之声,已悄无声息地摆上一桌美味佳肴。这些菜肴
不用说,全是山珍海味,熊掌燕窝鱼翅之类,色香味俱全,奢华无比。阵阵菜肴
各色香味扑鼻,令人馋涎欲滴!
  酒为碧潭春露,属果酒类,据朱凤吟介绍,乃是采用各种时令鲜果,以天下
第一泉、庐山谷帘泉水酿制而成,酒香四溢、甘醇而不辣。
  朱凤吟和千儿对面而坐,灵缇和朱若文打横作陪。
  朱凤吟当先端起酒杯,对千儿笑道:「上次挟持公子,害你受了不少苦头,
贱妾在此向公子赔礼道歉了!」举杯一饮而尽。
  千儿举杯共饮,「北风姊姊将我救走之时,害那么多人失去性命,在下实是
心中日夜难安,该道歉的是我才对!」
  朱凤吟道:「天门与罗刹门为了各自利益争斗多年,伤亡不在少数。上阵搏
杀自是免不了伤亡,公子也不必内疚。只是可怜那些阵亡者的妻小,从此无依无
靠。发给她们的微薄抚恤金,也只能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啊!」
  千儿长叹一声,「此事皆因我而起,望娘娘代我向受害者家小致以深深的歉
意。此行我特意带来两万两银票,恭请娘娘转交给那些阵亡者家属,以示诚意!」
掏出银票,用双手递给朱凤吟。
  朱凤吟伸手接过,随手交给朱若文,「若文,就按萧公子的意思办吧,这也
是他的一点心意。」
  朱凤吟站起身来,再次对千儿敛衽为礼道:「贱妾代那些受害者家属,感谢
公子的关心!」
  千儿忙也起身回礼,满怀诚意地道:「这是应该的,娘娘不必客气!」
  二人坐回席间,酒过三巡之后,朱凤吟说道:「公子可知贱妾相邀,所为何
事?」
  千儿心中一阵激动,却依然不露声色地道:「在下愿闻其祥。」
  朱凤吟笑道:「贱妾若非以公子身世之谜为饵,公子焉肯赏脸光临寒舍?
  千儿道:「双方敌对多年,相见的确有诸多不便之处。」
  朱凤吟道:「见面之后,公子一直只字未提、未曾相询,真是沉得住气啊!」
  千儿轻轻咳了一声,缓缓地道:「娘娘若愿以当年隐秘相告,在下不问也能
知道。若是娘娘不愿说,在下即便苦苦追问也是无用,对么?」
  朱凤吟道:「本宫说话一言九鼎,既已在邀请公子前来做客的书信中有所说
明,自然会如实相告,公子大可不必疑虑。」
  千儿脸上一红,说道:「此事牵涉到在下身世,事关重大,难免有患得患失
之心,望娘娘见谅!不过我很奇怪,别人捎给我的书信全被我乾娘压下,没有一
封信能到我手中,娘娘怎能确定您捎给我的书信,我一定能收到呢?」
  灵缇吃得很少,大部分时间倒是在为千儿夹菜,闻言不禁抬头看了他一眼,
心道:「原来我写给他那么多信,他竟未收到!」
  朱凤吟似笑非笑地道:「是么?罗刹仙子把公子看得还真严啊!我想,那些
书信都是女孩子写给你的吧?」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灵缇。
  千儿皱眉道:「是些什么人写的,我也不清楚,唉~但愿别误了大事!」
  朱凤吟道:「至于我,当然确信你能收到我的信。济南府王师爷办事一向牢
靠,且我有交待,一定要确信公子已收到这封信才能算完。当时他等在周宅门房,
亲自将信交给公子的一位心腹丫鬟手中,好像是个名叫绿绒的丫鬟,直到绿绒转
来给他回话,说公子已看过那封信,王师爷才打道回府的。」
  朱若文插嘴道:「绿绒那丫头还真够心腹的,这次也跟来了,死活不放心把
萧公子交给我们呢,呵呵~我只是奇怪,这丫头难道不怕罗刹女王么,竟敢为公
子私下传递书信?」
  千儿道:「绿绒做事很有心计,没把握的事儿她是绝不会做的。要说起来,
在下已经成年,乾娘还压着我的信件不交给我,本就不该,若为此事责怪于她,
未免于理不合。」
  朱凤吟道:「她若是肯讲道理,就不是罗刹女王了!她的作风一向是用拳头
说话,若要为此事杀掉绿绒,听得进公子这番大道理么?」
  朱若文笑道:「所以说啊,萧公子收买人心还真有一套,令人甘冒奇险为你
效力。」
  朱凤吟道:「我瞧萧公子也不用收买人心,便有一些丫头愿意为他效命。这
次南巡,影儿中途偷溜出去,巴巴地跑到济南府去找你,还以为我不知道呢,哼~
我看呀,公子若再不来,她私奔都有可能!」
  俗话说「两个女人一台戏」,二人七嘴八舌,说得千儿有些狼狈,闻言忙道:
「影儿姑娘是绝不会背叛娘娘的,这点您但请放心!」
  朱凤吟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尾音脱得老长,说道:「大家都是老朋
友了,随便开几句玩笑,望公子不要介意。」
  千儿道:「娘娘言重了。在下只是在想,娘娘这次肯以我身世相告,是否有
什么交换条件?」他有意识地将对话引入正题。
  朱凤吟笑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条件当然是有的。」
  千儿一怔,「在下愿闻其祥,但愿是我能做到的事情。」
  朱凤吟道:「这条件很简单,就是公子光临寒舍做客。这一点,你已经做到
了。」
  千儿大感意外,不禁期期艾艾地道:「就……就是这样么?」
  朱凤吟道:「就是这样,本宫想见见你这位老朋友而已。而且公子放心,这
次你来去自由,我绝不会留难于你。」
  千儿大喜过望,举杯敬道:「多谢娘娘慷慨大方,在下敬娘娘一杯!祝您新
年快乐、青春永驻、心想事成、吉祥如意!」举杯一饮而尽。
  朱凤吟也举杯干了,笑道:「公子真会说话,知道我们女人最大的心愿是什
么。说起你的身世,便不得不提到十一年前,陕北绥德大通镖局被劫那场灭门惨
祸。在那场惨祸中,镖局负责护送绥德一个举家搬迁的大户人家,即是你们萧家,
几乎全遭杀害、惨遭灭门之祸!」
  千儿哽咽道:「此事我听北风姊姊说起过。只是不知,那些凶手到底是些什
么人?又是来自哪个组织?这么多年来,我们虽多方查探,却一直找不到那个组
织的蛛丝马迹,显得非常神秘!」
  朱凤吟起身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你说得不错,那些黑衣杀手的确来
自一个非常神秘的杀手组织,「飞鹰门」!萧家惨祸便是这个飞鹰门所为……」
  千儿喃喃念道:「飞鹰门~飞鹰门……我还是首次听到这个组织名称。娘娘,
这个杀手组织和萧家有何深仇大恨,竟杀我全家?」
  朱凤吟摇了摇头,沉声道:「杀手杀人不是为仇,而是为钱!」
  千儿急道:「那是说,这场惨案另有主使之人?雇佣这些杀手的雇主才是杀
人元凶?」
  朱凤吟点点头,「不错!雇主便是锦衣卫首领、指挥佥事郑天恩,萧家惨祸
的幕后元凶就是他!他买凶杀人的目的,是劫杀你父亲萧长弓和母亲柳青柔。起
因来自于一条密报,提及你父母都是女真族人,是来自关外的暗桩,潜伏于中原
的目的是要挑起陕北农民大起义。你母亲武功高强,尤其轻功和她堂姐柳嫣娘一
样出色,都源自同一位异人传授。」
  千儿目瞪口呆地道:「我父母是潜伏中原的女真暗桩?这也太离谱了吧!锦
衣卫凭什么如此肯定?」
  朱凤吟沉声道:「这是一条无法证实的密报,因为只是口口相传,并无确证。
由于那些年土地兼并盛行,大批农民失去土地,陕北又频年荒旱、差役浩繁、瘟
疫流行,导致连续发生回民和田有奇起义。为了消除隐患,本着「宁可错杀一千,
不可放过一个」的宗旨,郑天恩决议除掉你父母,然而没有确证定罪,锦衣卫不
方便出面抓人,便雇佣飞鹰门出手。而飞鹰门出手的原则是在场之人统统杀光,
以免留下任何可供人追查的线索,便制造了这场灭门惨祸!这个原则,也是飞鹰
门能一直保持隐秘的原因之一。」
  千儿咬牙切齿地道:「如此说来,飞鹰门也是杀我父母不共戴天的仇人!」
  朱凤吟道:「公子这样说也不能算错。不过,我还有一件你绝对意想不到的
事情要告诉你……你母亲柳青柔,她还活在世上!」
  「什……什么?我母亲她……她没死!!」当年惨案的内情竟如此复杂,不
仅牵涉到神秘杀手组织,甚至还牵涉到皇上直系的密探组织锦衣卫!这已足够令
他震惊不已,头疼半天的了!此刻又听说母亲竟尚在人世,如何不令他惊喜万分!
  朱凤吟点点头,「负责隐在暗中监视的锦衣卫中,也潜伏着我的人。据报,
当年惨案发生时,你母亲见黑衣杀手个个剑法高绝,一剑封喉,或许自忖自己双
拳不敌群狼,为保住你性命,只好抱着你跳进灌木丛中逃命,遭到杀手群起追杀。
她轻功绝佳,一路狂奔,可那伙杀手轻功也不弱。你母亲抱着你奔逃影响速度,
只好把你藏在一处十分茂密的灌木丛中,自己轻装逃命。十几个杀手一路紧追不
舍,她一直逃到米脂,躲进亲戚家中才总算摆脱追杀。待天黑后,当她趁夜色赶
回无定河边灌木丛中找寻你时,你竟已失踪不见!」
  千儿泣声道:「那是北风姊姊赶来时发现了我,将我抱回罗刹门中,被乾娘
收为螟蛉义子,抚养长大……」
  一直未曾说话的灵缇忽然说道:「当年抱走你的就是她?难怪为救你那么拼
命……这么说来,她岂非大你许多?」北风乃美人榜上排名第一的美人,上次在
渑池虽然蒙面,灵缇也可想见她之美丽!想想她比千儿大那么多,心中放心不少。
  千儿道:「北风姊姊大我九岁……当时她若不要将我抱走,也许我娘就能找
到我啦!呜呜呜……」想及母亲尚在人世,却阴差阳错地母子分离,不由泪流满
面!
  朱凤吟摇摇头,「你错了,若你不被及时抱走,很可能已死于杀手或锦衣卫
刀下!由于这一事件非常诡异,我派出大批密探,事后经多方查证,才获悉你娘
脱逃的经过。」
  千儿急道:「娘娘可知我娘的下落?」
  朱凤吟道:「后来你娘暗中四处打听,也未查访到你的下落。丈夫和家人的
惨死,爱子的失踪,令她心灰意冷,从此退出江湖、隐姓埋名,一直隐居不出,
不知所踪……郑天恩一直在暗中和我较劲,而你娘是对他非常不利的唯一证人,
这些年来,我也派人一直在寻访你娘的下落,可惜,始终一无所获……」
  千儿听罢,终忍不住痛哭失声!
  在朱凤仪的温言抚慰下,他好一阵才恢复过来,又问道:「我乾娘之子周岩
失踪之事,也是锦衣卫所为吧?」
  朱凤吟沉吟半晌,才摇了摇头,缓缓地道:「此事关系重大,恕我暂时还不
能告诉你。」
  千儿起身,郑重其事地大礼参拜!「无论如何,娘娘将如此惊人隐秘倾囊相
告,在下实是感激不尽!」
  朱凤吟忙上前将他扶起,柔声道:「别客气,贱妾希望公子能早日和母亲团
聚!」
  这次重逢,千儿发现灵缇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晚宴上总共就说了一句话。
似乎只剩下眉目间,一抹淡淡的幽怨。
  晚宴之后,千儿随灵缇和朱若文回到客舍之中。
  晚上掌灯时分,灵缇二人刚刚离开客舍小院,影儿便闪了进来。
  千儿起身笑道:「真是巧了,灵缇小姐她俩前脚刚走,你后脚就来了。」
  影儿咬着唇儿道:「哪是凑巧?自你回到这里,我一直远远盯着院门,见她
们出来,就赶紧过来了。」
  千儿伸手轻拂她鬓边寸许长的柔细绒毛,徐娘的媚态和少女的娇嫩,都是如
此动人心魄!不知怎地,面对每个他心爱的女子,他都觉得自己的心只属于她,
这岂非自相矛盾?然而这就是他的性格,他自己也无力改变。
  影儿难忍多日相思及不安之苦,猛地扑进他怀里抽泣不已,千儿只好不断柔
声安慰于她。
  发泄一通之后,影儿抬头定定地看着千儿,这张充满灵气的脸庞,痴痴地念
叨着:「在这五十多天里,就象当初在风吟宫中一会儿夜里要冬泳,一会儿半夜
要喝粥,成心找我麻烦那样,你每夜依然要跑到梦中来骚扰我,让我怎么也睡不
踏实,整天神情恍惚,害我挨了娘娘不少责打和惩罚,每隔几天就要面壁一次,
我几乎成了娘娘手下最没用的废物,这可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今天见到你,我
觉得一切都值了!」
  千儿揽住她的香肩,亲吻着她鬓边柔细绒毛,心疼地道:「真是苦了你了,
待时机成熟,我一定八抬大轿把你娶回萧家。」
  影儿痴痴地看着他:「我不求什么八抬大轿,只愿能象在风吟宫中那样,做
一个侍候你的丫头,经常陪在你身边,就心满意足了。可是……」
  千儿道:「少胡说!我说出的话绝不食言!对了,你怎么知道娘娘这次对我
没有恶意?」
  影儿道:「我听到过娘娘和朱嬷嬷之间的对话。这些日子以来,小姐成天吵
着要去找你,有两次,差点就象我一样溜了出去。娘娘被缠得没法,只好以你的
身世之谜为饵邀你前来。而且……而且我感觉,娘娘本人似乎也很想见你一面。
对了,你跟小姐是怎么回事?她平时别说对男人,就是对自己亲娘也是爱理不睬
的,却偏偏对你……」
  千儿道:「影儿,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影儿很认真地道:「信,哪怕明知是骗我的话,我也相信!」
  千儿抚弄着她的柔发:「傻丫头~我何时骗过你了?」
  影儿沉思道:「两个月前,你问我愿不愿做你的妻子,就毫无诚意,只是想
利用我罢了,以为我真看不出么?可我还是宁愿相信,很认真地回答你了。」
  千儿心中一阵内疚:「当时我的确是在玩心机,真是对不住你啦!可经历这
么多事情之后,我终于认识到,不能以这种态度对待感情,这是乾爹和大姊给我
的教训,由鲜血换来的教训!所以从今往后,对你绝对是真心的!告诉你吧,我
和灵缇小姐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连我也一无所知!」
  影儿很奇怪地看着他,沉吟半晌之后,才缓缓地道:「我看得出,你说的是
真话,可……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本你来,该我来侍候你日常生活的,没想
到小姐居然……你要知道,她还从未侍候过人,包括她娘!小姐强我千倍万倍,
有了她,你还愿意要我么?」
  千儿道:「嗨~人不是这么个比法,那天夜里我在府中湖边,脚不慎踩进冰
冷的湖水中,马上想到的首先是你和小雨,然后才联想到灵缇小姐的。再说,由
灵缇小姐侍候,感觉实在别扭,而且一头雾水,哪有你在我身边这么舒坦?」
  影儿嗔道:「好呀!你到底还是想到她了!哼~人家是小姐,你当然规矩得
很。我这样的丫头么,自然就由得你随意欺负了,说些话一点儿都不靠谱!咦~
你刚才又提到小雨,小雨到底是谁?」
  千儿道:「是我在渑池遇上的小乞儿,真实身份应该是天门密探。不过无论
如何,我感觉得到,她是真心实意地照顾我,是个很善良很勤劳的好女孩儿!唉!
这辈子也许再也见不到她了,我还真的很想念她!」
  影儿皱眉道:「小雨?我们这儿没这个人啊?难道是哪个分舵的?她长得啥
样儿?」
  千儿道:「皮肤较黑,五官还算清秀,若是站在你这个大美人身边,顶多算
个丑小鸭吧?」
  影儿道:「你既如此感念她的恩情,我帮你留意一下,希望你和她能有相见
之日。对了,我知道你很关心周岩的下落,趁娘娘不在时,偷偷溜进她的书房,
查过不少当年有关罗刹门的档案。」
  千儿激动地道:「查到什么没有?」
  影儿道:「查到了,他现在化名章小奇,不过我只知道,他此刻就在我天门
之中,可是天门规模庞大,分支众多,他具体在何处,我就再也查不到了。」
  千儿大吃一惊:「章小奇?地门章护法之子,嫣娘从前的恋人,竟然就是乾
娘之子周岩?」
  他继而庆幸不已:「谢天谢地,人活着就好办!唉~等以后有了孩子你就会
明白,做母亲的,有多么疼爱自己的孩子!乾娘当年痛失幼子,你可知她是多么
伤心?好长时间都没缓过来。影儿,真是谢谢你了,告诉我这样一个天大的好消
息!」
  他就没想想,周岩若想从自己手中夺回嫣娘,碍于乾娘的情面,自己又该咋
办?
  影儿定定地看着千儿,似乎怎么也看不够,幽幽地道:「明天一大早你就要
走,也不知以后是否还有相见之日?我感觉得到,你心中有事,而且是很重要的
事情,我也不好挽留于你……」
  千儿道:「我会尽我所能,尽量化解天门和罗刹门之间水火不相容的敌对状
态,若能成功,咱俩就可以经常见面了。」
  影儿大为怀疑地道:「这可能么?我看呀,除非你象骗我一样,把娘娘也骗
到手。」
  千儿惊呼道:「天~你竟敢对娘娘如此不敬!啥时候变得这么大胆放肆了?」
  影儿咬着唇儿道:「这些日子,我成天琢磨着怎么帮你,都快变成叛徒了,
想法也跟以前有了很大不同。我真的好想去投奔你,可娘娘对我有恩,实不忍背
叛于她。其实我这样说,并非对娘娘不敬,小姐父亲英年早逝。我感觉得到,娘
娘之所以如此劳神费力地经营天门,也是为了排遣心中的寂寞和无奈,她也同样
需要爱。而且我认为,天下能配得上她的,除了你,不做第二人想……」
  千儿失笑道:「你真是越说越离谱!」边说边亲吻她鬓边那丝丝绒毛和柔嫩
雪白的肌肤,他简直爱死这片方寸之地了!
  影儿被他亲的耳边痒痒地,忍不住嗔道:「你咋老亲人家哪儿,痒死啦!」
  千儿双手捧起她那粉嫩双颊,柔声道:「好影儿,那你说说,我该亲哪儿?」
  影儿痴痴地看着他,低声道:「我就喜欢这样看着你……」眼波之中渐渐烟
雾弥漫,那双淡淡红唇,不易察觉地轻微颤动着,檀口微启,露出一排细碎玉齿,
吹气如兰,凑上来在千儿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他再也按捺不住,拥住玉人痛吻!
  霎那间天地变色!
  唇儿紧贴,相互抵死吮吸,舌尖激情交缠,玉人香唾如兰似麝,檀郎气息勾
魂夺魄,良久良久,不忍分开,反而越缠越紧……
  怀中软玉越来越热,耳中少女娇喘吁吁、愈发急促,渐渐变为销魂呻吟。
  他将影儿压在身下,右腿插入她温热的双腿之间,大腿猛揉她的胯间,那团
暖暖的软肉……
  影儿『嗷』地一声,将他搂得更紧,腰肢扭摆,渐渐迎合那无比销魂的磨蹭~
  他的手向下探去。
  影儿略一犹豫,最终还是小腹微微一缩,容纳了禄山之爪,任它伸进去,肆
意探索。
  温热、软绵,他无比渴望的所在,娇羞地夹着一汪滑腻,他食指按住那方寸
之地缓缓画圆,滑腻感渐渐弥散开来。
  他把下身整个放进少女玉腿之间,拉下她裤儿,扯出硬得发疼的屌儿,喃喃
地道:「我要你……」
  影儿声若蚊呐:「千万不要忘记,我是你的女人,永远……」缓缓分开双腿。
  千儿棒头对正那片滑腻,缓缓顶入……
  与此同时,院子里响起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正渐行渐近!随着脚步声,一位
风姿绰约、体态欣长的中年美妇腰肢款摆,盈盈而来,正是离去不久的朱若文!
只因她刚才在回去的路上忽然想起,「昨天萧小君匆匆而来,与我一度缠绵之后,
由于缇儿不愿与他相见,昨天下午又匆匆而去。他实为千儿同父异母的哥哥,千
儿此时虽仍不知情,但即便仍把小君当作小奇,由于嫣娘这层关系,也该知会他
一声。」念及于此,她便去而复返,来找千儿。
  (作者注:这个萧小君就是前文的小奇,他才是柳嫣娘之亲生骨肉,当年嫣
娘分娩时,襁褓中的萧小君和章小奇被互换的隐秘,到目前仍只有朱凤吟和朱若
文知道。)
  意乱情迷中的少年少女竟丝毫未曾察觉。朱若文走到门外,正想抬手敲门,
却听见屋里传来少女呢喃及娇喘,还有少年急促喘息之声。她是过来人,立时明
白里面是怎么回事,心中大骇:「天啊~缇儿不是这么随意的女孩儿呀?咋这么
容易就和千儿上床啦!唉~千儿如此迷人,缇儿又一直对他念念不忘,也难怪
……我是否要阻止二人?若木已成舟,我闯进去岂非令她尴尬?不过~若千儿尚
未入巷,我还是该敲门阻止……」
  念及于此,她走到房门右侧雕花格子窗户外面,舔破窗纸向里看去,刚好瞧
见千儿挺着那根一柱擎天的长屌,将棒头对正靶心,正缓缓入巷……
  「完了完了!」朱若文心中惊呼不已,随即发现床上少女并非灵缇,却是影
儿,她那颗怦怦乱跳的心才算落定,「还好!若真是缇儿,事后被老皇爷知道,
自己无比疼爱的长外孙女早早失去贞操,那可不是件小事!」
  心中大定之下,注意力不由被千儿那根长屌牢牢吸引,「天啊~天下竟有如
此雄伟、如此长大的阳具么?一寸左右的圆径还不算离谱,可那长度……至少也
有六寸吧?千儿看似文弱小书生,未曾想下面那根东西,比最雄壮的伟丈夫也有
过之而不及!」
  刚刚落定的芳心,不禁又怦怦乱跳起来,接着联想到儿子:「俊儿服用红丸
之后,那根棒儿已算得又长又粗,远超我所经历过的三个男人,丈夫、俊儿生父
和小君,也才不到一寸的圆径、四寸七八不到五寸的长度,已然令我欲仙欲死。
若是被千儿这根长屌捅进来,又该是何种光景……」
  一时间浮想联翩,砰砰直跳的芳心愈发乱得一塌糊涂!她心知如此偷窥别人
隐私大为不该,可双腿偏偏无法移动一步,凑在窗孔上那只美丽的大眼睛,甚至
舍不得眨一下,唯恐错过精彩片段一般!
  她看得很投入,被屋里春宫戏刺激得春潮泛滥,下面渐渐发痒,越看越痒得
难受,心中为自己找了个看下去的理由:「我倒要看看,千儿这根棒儿尺寸远超
俊儿,不知床上功夫是否也能强过他?……再说~瞧他看我的眼神,分明对我有
意,也跟俊儿一样,是个恋母的小变态!我也挺喜欢他,和他好上是大有可能的。
可偏偏昨天无意中被俊儿姦淫,加上缇儿这层关系,我怎好抢她的心上人?唉~
我和他真是有缘无分啊!碰上他这种巨屌怪物,既无法得到,若再不好好观瞻一
番,岂非对不住自己?……」
  于是,她就心安理得地留在窗外,继续喝西北风站岗。
               (待续)

成人激情网址导航 成人激情网 开心四房播播 成人激情网四房播播 成人激情网址
上一篇:欲望的幻想之陆雪琪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下一篇:曹操荒淫录全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